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土司遜位

時間:2012-07-2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阿來 點擊:

塵埃落定(全文在線閱讀) >  36.土司遜位
 

    在麥其家,好多事情都是在早餐時定下來的。今天,餐室里的氣氛卻相當壓抑,大家都不停地往口里填充食物。大家像是在進行飯量比賽。只有我哥哥,用明亮的眼睛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我發現,他看得最多的還是土司父親和我漂亮的妻子。早餐就要散了,土司太太適時地打了一個隔:“呢……””土司就說:“有什么話你就說吧,”土司太大把身子坐直了,說:“呢,傻子跟他妻子準備回去了。”“回去?這里不是他們的家嗎?當然,當然,我懂你的意思。”土司說,“但他該清楚,邊界上的地方并不能算是他們的地方。我的領地沒有一分為二,土司才是這塊土地上真正的王。”我說:“讓我替王掌管那里的生意。”

    我的哥哥,麥其家王位的繼承人,麥其家的聰明人說話了。

    他說話時,不是對著我,而是沖著我妻子說:“你們到那地方去干什么?那地方特別好玩嗎?”

    塔娜冷冷一笑,對我哥哥說:“原來你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好玩?”

    哥哥說:“有時候,我是很好玩的。”

    這話,簡直是赤裸裸的挑逗了。

    父親看看我,但我沒有說什么。土司便轉臉去問塔娜:“你也想離開這里?”

    塔娜看看我的哥哥,想了想,說了兩個字:“隨便。”

    土司就對太太說:“叫兩個孩子再留些日子吧。”

    大家都還坐在那里,沒有散去的意思。土司開始咳嗽,咳了一陣,抬起頭來,說:“散了吧。”

    大家就散了。

    我問塔娜要不要出去走走。她說:“你以為還有什么好事情發生嗎?對付我母親時,你很厲害嘛,現在怎么了?”

    我說:“是啊,現在怎么了?”

    她冷冷一笑,說:“現在你完了。”

    我從官寨里出來,廣場上一個人都沒有。平時,這里總會有些人在的。眼下,卻像被一場大風吹過,什么都被掃蕩得干干凈凈了。我遇到了老行刑人,我沒有對他說什么,但他跪在我面前,說:“少爺,求你放過我兒子吧,不要叫他再跟著你了。將來他是你哥哥的行刑人,而不是你的。”我想一腳端在他的臉上。但沒有端便走開了。走不多遠,就遇到了他的兒子,我說:“你父親叫我不要使喚你了。”“大家都說你做不成土司了。”

    我說:“你滾吧。”

    他沒有滾,垂著爾依家的長手站在路旁,望著我用木棍拍打著路邊的樹叢和牛勞,慢慢走遠。

    我去看桑吉卓瑪和他的銀匠。銀匠身上是火爐的味道,卓瑪身上又有洗鍋水的味道了。我把這個告訴了她。卓瑪眼淚汪汪地說:“我回來就對銀匠說了,跟上你,我們都有出頭之日,可是……,可是……,少爺呀!”她說不下去,一轉身跑開了。我聽見銀匠對他妻子說:“可你的少爺終歸是個傻子。”我望著這兩個人的背影,心里茫然。這時,一個人說出了我心里的話:“我要殺了這個銀匠。”索郎澤郎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了我身后。他說:“我要替你殺了這些人,殺了銀匠,我要把大少爺也殺了。”我說:“可是我已經當不上土司了。我當不上了。”

    “那我更要殺了他們。”

    “他們也會殺了你。”

    “讓他們殺我好了。”

    “他們也會殺我。他們會說是我叫你殺人的。”

    索郎澤郎睜大了眼睛,叫起來:“少爺!難道你除了是傻子,還是個怕死的人嗎?做不成土司就叫他們殺你好了!”

    我想對他說,我已經像叫人殺了一刀一樣痛苦了。過去,我以為當不當土司是自己的事情,現在我才明白,土司也是為別人當的。可現在說什么都已經晚了。我圍著官寨繞了個大圈子,又回到了廣場上。翁波意西又坐在核桃樹蔭涼下面了。他好像一點沒有受到昨天事情的影響,臉上的表情仍然非常豐富。我坐在他身邊,說:“大家都說我當不上土司了。”他沒有說話。

    “我想當土司。”

    “我知道。”

    “現在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想!”

    “我知道。”

    “可是,我還能當上土司嗎?”

    “我不知道。”

    以上,就是那件事情后第一天里我所做的事情。

    第二天早餐時,土司來得比所有人都晚。他見大家都在等他,便捂著一只眼睛說:“你們別等我了,你們吃吧,我想我是.病了。大家就吃起來。

    我端碗比大家稍慢了一點,他就狠狠地看了我一眼。我以為土司的眼睛出了毛病,但他眼里的光芒又狠又亮,有毛病的眼睛是不會這樣的。他瞪我一眼,又把手捂了上去。他的意思是要使我害怕,但我并不害怕。我說:“父親的眼睛沒有毛病。”“誰告訴你我的眼睛有毛病?”

    “你的手,人病的時候,手放在哪里,哪里就有毛病。”

    看樣子,他是要大大發作一通的,但他終于忍住了。他把捂在眼睛上的手松開,上上下下把我看了個夠,說:“說到底,你還是個傻子。”大概是為了不再用手去捂住眼睛吧。土司把一雙手放在了太太手里。他看著土司太太的神情不像是丈夫望著妻子,倒像兒子望著自己的母親。他對太大說:“我叫書記官來?”“要是你決定了就叫吧。”太太說。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