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嬰兒問母知邪正 金木參玄見假真

時間:2019-06-2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吳承恩 點擊:
西游記(全文在線閱讀)  > 第三十八回  嬰兒問母知邪正 金木參玄見假真
 
 
逢君只說受生因,便作如來會上人。
一念靜觀塵世佛,十方同看降威神。
欲知今日真明主,須問當年嫡母身。
別有世間曾未見,一行一步一花新。
 
  卻說那烏雞國王太子,自別大圣,不多時回至城中,果然不奔朝門,不敢報傳宣詔,徑至后宰門首,見幾個太監在那里把守。見太子來,不敢阻滯,讓他進去了。好太子,夾一夾馬,撞入里面,忽至錦香亭下,只見那正宮娘娘坐在錦香亭上,兩邊有數十個嬪妃掌扇,那娘娘倚雕欄兒流淚哩。你道他流淚怎的?原來他四更時也做了一夢,記得一半,含糊了一半,沉沉思想。這太子下馬,跪于亭下,叫:"母親!"那娘娘強整歡容,叫聲"孩兒,喜呀!喜呀!這二三年在前殿與你父王開講,不得相見,我甚思量,今日如何得暇來看我一面?誠萬千之喜!誠萬千之喜!孩兒,你怎么聲音悲慘?你父王年紀高邁,有一日龍歸碧海,鳳返丹霄,你就傳了帝位,還有甚么不悅?"太子叩頭道:"母親,我問你:即位登龍是那個?稱孤道寡果何人?"娘娘聞言道:"這孩兒發風了!做皇帝的是你父王,你問怎的?"太子叩頭道:"萬望母親敕子無罪,敢問;不敕,不敢問。"娘娘道:"子母家有何罪?敕你,敕你,快快說來。"太子道: "母親,我問你三年前夫妻宮里之事與后三年恩愛同否,如何?"
 
  娘娘見說,魂飄魄散,急下亭抱起,緊摟在懷,眼中滴淚道:"孩兒!我與你久不相見,怎么今日來宮問此?"太子發怒道:"母親有話早說,不說時,且誤了大事。"娘娘才喝退左右,淚眼低聲道:"這樁事,孩兒不問,我到九泉之下,也不得明白。既問時,聽我說:
 
三載之前溫又暖,三年之后冷如冰。枕邊切切將言問,他說老邁身衰事不興!"
 
太子聞言,撒手脫身,攀鞍上馬。那娘娘一把扯住道:"孩兒,你有甚事,話不終就走?"太子跪在面前道:"母親,不敢說!今日早期,蒙欽差架鷹逐犬,出城打獵,偶遇東土駕下來的個取經圣僧,有大徒弟乃孫行者,極善降妖。原來我父王死在御花園八角琉璃井內,這全真假變父王,侵了龍位。今夜三更,父王托夢,請他到城捉怪。孩兒不敢盡信,特來問母,母親才說出這等言語,必然是個妖精。"那娘娘道:"兒啊,外人之言,你怎么就信為實?"太子道:"兒還不敢認實,父王遺下表記與他了。"娘娘問是何物,太子袖中取出那金廂白玉圭,遞與娘娘。那娘娘認得是當時國王之寶,止不住淚如泉涌,叫聲:"主公!你怎么死去三年,不來見我,卻先見圣僧,后來見我?"太子道:"母親,這話是怎的說?"娘娘道:"兒啊,我四更時分,也做了一夢,夢見你父王水淋淋的,站在我跟前,親說他死了,鬼魂兒拜請了唐僧降假皇帝,救他前身。記便記得是這等言語,只是一半兒不得分明,正在這里狐疑,怎知今日你又來說這話,又將寶貝拿出。我且收下,你且去請那圣僧急急為之。果然掃蕩妖氛,辨明邪正,庶報你父王養育之恩也。"
 
  太子急忙上馬,出后宰門,躲離城池,真個是噙淚叩頭辭國母,含悲頓首復唐僧。不多時,出了城門,徑至寶林寺山門前下馬。眾軍士接著太子,又見紅輪將墜。太子傳令,不許軍士亂動,他又獨自個入了山門,整束衣冠,拜請行者。只見那猴王從正殿搖搖擺擺走來,那太子雙膝跪下道:"師父,我來了。"行者上前攙住道:"請起,你到城中,可曾問誰么?"太子道:"問母親來。"將前言盡說了一遍。行者微微笑道:"若是那般冷啊,想是個甚么冰冷的東西變的。不打緊!不打緊!等我老孫與你掃蕩。卻只是今日晚了,不好行事。你先回去,待明早我來。"太子跪地叩拜道:"師父,我只在此伺候,到明日同師父一路去罷。"行者道:"不好!不好!若是與你一同入城,那怪物生疑,不說是我撞著你,卻說是你請老孫,卻不惹他反怪你也?"太子道:"我如今進城,他也怪我。"行者道:"怪你怎么?"太子道:"我自早朝蒙差,帶領若干人馬鷹犬出城,今一日更無一件野物,怎么見駕?若問我個不才之罪,監陷羑里,你明日進城,卻將何倚?況那班部中更沒個相知人也。"行者道:"這甚打緊!你肯早說時,卻不尋下些等你?"
 
  好大圣!你看他就在太子面前,顯個手段,將身一縱,跳在云端里,捻著訣,念一聲"唵藍凈法界"的真言,拘得那山神土地在半空中施禮道:"大圣,呼喚小神,有何使令?"行者道:"老孫保護唐僧到此,欲拿邪魔,奈何那太子打獵無物,不敢回朝。問汝等討個人情,快將獐鹿兔,走獸飛禽,各尋些來,打發他回去。"山神土地聞言,敢不承命?又問各要幾何。大圣道:"不拘多少,取些來便罷。"那各神即著本處陰兵,刮一陣聚獸陰風,捉了些野雞山雉,角鹿肥獐,狐獾狢兔,虎豹狼蟲,共有百千余只,獻與行者。行者道:"老孫不要,你可把他都捻就了筋,單擺在那四十里路上兩旁,教那些人不縱鷹犬,拿回城去,算了汝等之功。"眾神依言,散了陰風,擺在左右。
 
  行者才按云頭,對太子道:"殿下請回,路上已有物了,你自收去。"太子見他在半空中弄此神通,如何不信,只得叩頭拜別,出山門傳了令,教軍士們回城。只見那路旁果有無限的野物,軍士們不放鷹犬,一個個俱著手擒捉喝采,俱道是千歲殿下的洪福,怎知是老孫的神功?你聽凱歌聲唱,一擁回城。
 
 
  這行者保護了三藏,那本寺中的和尚,見他們與太子這樣綢繆,怎不恭敬?卻又安排齋供,管待了唐僧,依然還歇在禪堂里。將近有一更時分,行者心中有事,急睡不著。他一轂轆爬起來,到唐僧床前叫:"師父。"此時長老還未睡哩,他曉得行者會失驚打怪的,推睡不應。行者摸著他的光頭,亂搖道:"師父怎睡著了?"唐僧怒道:"這個頑皮!這早晚還不睡,吆喝甚么?"行者道:"師父,有一樁事兒和你計較計較。"長老道:"甚么事?"行者道:"我日間與那太子夸口,說我的手段比山還高,比海還深,拿那妖精如探囊取物一般,伸了手去就拿將轉來,卻也睡不著,想起來,有些難哩。"唐僧道:"你說難,便就不拿了罷。"行者道:"拿是還要拿,只是理上不順。"唐僧道:"這猴頭亂說!妖精奪了人君位,怎么叫做理上不順!"行者道:"你老人家只知念經拜佛,打坐參禪,那曾見那蕭何的律法?常言道,拿賊拿贓。那怪物做了三年皇帝,又不曾走了馬腳,漏了風聲。他與三宮妃后同眠,又和兩班文武共樂,我老孫就有本事拿住他,也不好定個罪名。"唐僧道:"怎么不好定罪?"行者道:"他就是個沒嘴的葫蘆,也與你滾上幾滾。他敢道:我是烏雞國王,有甚逆天之事,你來拿我?將甚執照與他折辯?"唐僧道:"憑你怎生裁處?"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