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畫版

時間:2019-06-2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曾衍東 點擊:
小豆棚(在線閱讀) >   畫版
  
  洋畫以京師為最。一切古鼎彝器,無不確似。為山樹樓閣,遠近深邃,尺幅千里。一邱一壑、一枝一葉、一欞一庋,皆能突起于陰陽向背之間。聞其初來自西域,京師易之,所謂界尺活也。至人物,則以廣南玻璃畫為獨步,面目須發,有躍躍欲飛之勢。余有一律云:
  
  一幅亞洋畫得成,千盤萬曲訝深閎。定神玩去疑身入,著手摸來似掌平。
  
  幻出樓臺蜃氣結,描將人物黛眉生。壁間高掛終惶惑,錯認鄰家院落橫。
  
  辛丑游粵,在新會袁春舫業師署,聞庫中有西洋美人畫一對,甚異。師令胥吏持入廨觀之。已昏,設炬置桌。俄而持二版至,各長四五尺,蓋隨人畫形而刓之者,皆系以械。其一衣緋,色剝落,約二十許,豐頤隆準,高鈿云髻,一手持物如燭臺形,一手自理衣帶,如大家娃;其一衣黃,修容,墮馬,半面驚顧之狀,兩手捧物不能辨,豐神凜然,面上有爪痕,年較稚。燈光尋丈之外,望之若生,流波凝睇,若接若離,可驚可怖。
  
  先有黎姓少年癖于畫本,凡有山水人物,極力求取,而紙上麗人,尤所珍愛。一日,有僧至其家,募修大士像,生不為容。僧云:“聞居士好丹青,盈箱篋,想無佳者。貧衲能為筆墨。茍不為葉公好,當結一翰墨緣。”生喜,問所欲紙槧,僧曰:“無須。君臥室雙扉后,愿為君圖所好。”生延入內寢。僧探囊取物,色色俱備。笑談之間,二美已具。生大喜,贈以金緡而去。
  
  生夜爇火闔戶,相對雙隗,心搖目眩。將從前所好置之高閣,惟注意在人,靜掩雙扉,更闌欲上床矣。偶于醉后假寐燈幾,有人倚隅捏肩云:“君子醉休。曷太不自珍千金軀,欲向醉鄉老耶?”生驚起,見一麗姝在側,嫣然可愛,遂不為詫。問曰:“卿仙乎?人乎?胡多露而不畏耶?”姝曰:“我畫中人耳。君朝夕相對,何覿面轉相忘?”生覷扉間脫空其一,望見階前月影,儼如窗開。心蕩不自持,相抱而狎,衽席頗致情款。女云:“奴號左青,憐感君德而奔君。二蘭女子熟睡不知。奴去也,恐為所覺,不耐伊啰唣。且伊性悍不馴,君勿與接也。”轉盼,人與扉合。生不知是夢是幻,悵惘久之,酒氣全消。
  
  正凝思間,雙影齊下,若聞詬誶,生不敢置喙。二蘭云:“好女子,好女子,丑事羞人!”左青云:“人家事,何預爾?”二蘭云:“同門合楣,豈容爾私?”生云:“二女既可同居,三人不更同心乎?”遂兩襲其裾,同登臥榻,共相偎倚。生欲與二蘭致情,左青隔,不使通。既而事齊不可,事楚又不可,悉索交敝,終夜不寧。欲樹靜而風轉搖之,調停向背,位致大小,各不相亞。口角之間,未嘗不絮絮然當以旗鼓。
  
  從此日夜奔命,攝乎兩大之間,不旬日而形同枯槁矣。家人不知所以,乃移入母室。至夜,兩女悉至,更相交謫。家人不見其形,但聞其聲。醫來不瘳,巫至不壓,一家鼎沸,四鄰皆為不安。后其父夜起,隱憂不寐,步庭前,見其子所居之二扉,如刻人形而中離,燃以膏,疑是怪,遂破其空扉。至晨,而二版畫在焉。父銜之,付諸丙,弗戢;投諸淵,不沉。床笫廚室大肆雜謔,不堪其擾,猶治絲而棼。生已奄息,闔邑哄傳。
  
  邑令魯人司馬氏,秉正不阿。訪聞之,不信,呼其父而問,無異詞。乃拘系其版,函以印而封于庫。其畫至今存,然非其人有終任,不敢啟視者。而吏備述其顛未。春舫師曰:“是不可以不紀其事。”時徐聞尹梅公云官、同門蔡都諫秦均、二世弟堂,各有記。予因次日束裝北旋不暇,舟次清遠峽中,為補書其略如此。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