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中國人有“匠心”嗎?

時間:2019-06-0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維舟 點擊:
中國人有“匠心”嗎?


近年來,你可能也不時在媒體、廣告中看到“匠心”一詞。這一風潮最早應起始于2014年李宗盛為新百倫制作的一支廣告《致匠心》,因為從百度搜索指數來看,“匠心”一詞正是從那時起逐漸升溫、盛行的。在那之后,“匠心”就變成了手藝精神的象征,味千拉面的廣告片中甚至將之升華為“一種信仰”,所謂“食之匠心,一碗面、一輩子”,強調持久專注、精益求精地做好一件小事。很快,這個詞就從廣告語變為大眾流行語,甚至進入正式文件,諸如“40年匠心前行,中國制造邁向新高度”、“中國制造如何用匠心精神打造國產新力量”、“匠人鑄匠心,匠心成大業——中國制造2025呼喚更多大國工匠”之類的標題到處可見。
 
 
在時下這個浮躁的時代,這種強調專注改進的精神乍看與潮流背道而馳,但事實上,很多事都相反相成——正是潮流的浮躁,才使得這種人所缺乏的“匠心”變成了推崇的對象,因為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加上近些年消費者對品質的關注、戰略層面對中國制造業升級的迫切心理,遂與“匠心”之說一拍即合。但這一話語中最耐人尋味的一點在于,它盡管常常以一種“傳統”的面貌出現,仿佛手藝人堅守著老一輩的做法,始終不渝地致力于完善工藝,但這其實對中國人來說是一種相當新鮮的理念,至少也是“被發明出來的傳統”。
 
“匠心”從哪來?
李宗盛在《致匠心》里這樣詮釋“匠心”的理念:“我知道,手藝人往往意味著:固執、緩慢、少量勞作,但是這些背后所隱含的是:專注技藝、對完美的追求。所以,我們寧愿這樣,必須這樣,也一直這樣。”
 
這番話雖然成功地激起了很多人的共鳴,但卻是一種迥異以往的新詮釋。當然,中國傳統上也有“匠心”一說,但正如“別具匠心”、“匠心獨運”等成語中所暗示的那樣,那其實都著重指嫻熟技藝基礎上的精巧構思(如《核舟記》感慨“技亦靈怪矣哉”),而非執著、專注、不斷改進這類含義。后一種理念倒不如說來自日本的職人精神,體現在著名導演小津安二郎那句名言中:“我是開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
 
小津安二郎小津安二郎
這是中國傳統相當缺乏的一種匠人精神。漢學家溝口雄三曾毫不客氣地指出,儒家所缺的恰恰是有組織的、合乎理性的追求完成本行本業的使命感。日本的成功并不在于“家”的觀念,而在于具有與儒教或儒學毫無關系的“職”(shoku)的觀念和敬業精神。另一個與此相應的傳統則源于西歐中世紀,不同職業的工匠組成自治的行業工會,以嚴密的組織保護知識產權、捍衛自身利益,同時傳承技術、改良工藝。
 
無論哪一種,都是秦漢以降的中國社會所缺乏的,唯一略微近似的是所謂“祖傳秘方”,因為只有祖傳的才作為一門手藝完整地傳給后人作為謀生之道,但在中國社會里,這通常也只是依靠知識的壟斷而非鉆研改良來取得競爭力。因為這種“匠心”基于穩固的封建秩序,人們不能隨意變換職業,因而只能一代代不斷琢磨、改進這門手藝。相反,“在中國,由于職業也不是世襲的,故職業意識或職業倫理之類的觀念也很不發達。”(溝口雄三《中國的沖擊》)元明時期雖然有匠戶、軍戶等特定職業類別,但這與中國秦漢以后階層流動的社會心理相違背,加上職業歧視、繁重勞役,因而都是行之不久,人們就都紛紛想盡辦法脫離匠籍。更重要的是,日本的“職人”有世襲性的私有財產權意識,西歐的行業工會更不必說,為捍衛自身財產利益甚至可以對抗君主,因而他們即便一直只做一門手藝,生活都是有保障的,不像中國的匠戶只承擔勞役而無獨立財產權。
 
英國經濟史學者約翰·希克斯曾指出,社會分工的專門化“實際上是一個規模經濟學的問題”,有賴于“需求的集中”,而除了市場之外,另一個途徑就是國家或領主的專門需求(這在日本體現得尤為明顯)。但無論如何,其充分發展都需要財產權的保護、法律對合同履約的保障。相比起來,中國的匠人既缺乏這樣的保障,也缺乏經濟利益層面的內在激勵。楊步偉在《一個女人的自傳》中回憶,清末民初時中國社會的風氣是“生意不照生意做”,很多熟人來看病的,不愿付錢,倒是情愿送禮、請酒或是贈匾,“結果我們領情不得實惠外,還要自己花不少錢去開發酒錢”,也就是說,你得到的是社會層面的名聲而非經濟層面的勞動報酬。
 
 
簡單地說,匠人的“專注”最初其實是由于身份、階層流動上“別無選擇”,而財產權利又有保障,也就能安心一代代人做下來了,像日本傳承數百年的老店比比皆是;中國則相反,私有財產權意識不發達,但階層流動倒是開放的,但凡有機會,極少有人安于一門技藝。確實,在那樣的社會中,當人們進入到一個有保障的體系內部時,也會想著一代代占住這個肥缺,甚至想方設法把自己的親屬都安排進來,但這卻并沒有帶來技術上的精益求精,因為人們缺乏這樣的內在驅動力——做得再好,也沒有更高的經濟回報,也仍然缺乏職業認同,一有更好的機會還是想“人往高處走”。
 
伴隨著這種靈活性的,還有一種特殊的心態:中國人往往會抓住機會隨機應變,不知這個能做幾年,也不會那么“死心眼”,像小津安二郎那番話,換作中國人或許就會想:“只做豆腐可養不活自己,還得琢磨點別的。”這與中國社會原有的反專業化傾向結合起來,使得一個人“一生只專注于一件事”變得十分稀缺。在中國這樣一個農業社會中,很多技藝在人們心目與其說是某種“專業”,倒不如說是一種“普遍技能”,只不過有些人的手更靈巧一些罷了。張景曾在國內行走數萬公里,尋找了144種中國傳統手工藝的199位匠人,但他在《尋找手藝》一書中最終的結論也感慨于中國傳統上這種反專業化的傾向: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