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丘吉爾:理想領袖與悲劇英雄

時間:2019-06-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張明揚 點擊:
丘吉爾:理想領袖與悲劇英雄
 
被漠視的預言家
 
  無論丘吉爾有多少身份,他首先是一個政治家。從他1900年當選議員步入政壇算起,一直到20世紀60年代,他的政治生涯有六十多年,其間他數次穿梭于內閣,在1940年和1951年兩任英國首相。
 
  不過,丘吉爾作為政治家的所有偉大與榮耀,都是來自二戰,他拯救了瀕臨戰敗的英國,而戰爭成就了他的偉大。
 
  因此,我們或許可以自動忽略那個1900~1940年期間的政治家丘吉爾,雖然他多次當選議員,做了頭銜不同的內閣大臣(殖民事務、商務、內政、海軍、軍需、陸軍、空軍、財政),但對當時的他最恰當的評語可能還是“平庸”。
 
  請原諒,我竟然遺漏了丘吉爾在二戰前的一大閃光點——預言家。在二戰前那個綏靖主義盛行的年代,丘吉爾幾乎是英國政壇唯一始終大聲疾呼警惕希特勒、反對裁軍的異見分子。
 
  很不幸的是,二戰前的英國完全沉迷于首相張伯倫的浪漫和平主義之中。當1938年9月張伯倫和希特勒簽訂了《慕尼黑協定》,得意揚揚地高喊著“我帶來了整整一代人的和平”回國時,丘吉爾卻在議會公開宣稱“一切都結束了”,“不要以為這就是結局,這僅僅是算賬的開始”。
 
  自然,一年后二戰的爆發完全證明了丘吉爾的預見。如果二戰沒有爆發,對于英國和全世界固然是大幸,但丘吉爾就會喪失可能是成就他偉大的唯一機會。或者這么說,英國歷史上至多會多一位有“先見之明”的政治預言家丘吉爾,而世界歷史上會少了一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英國人”(2002年BBC票選結果)。
 
政治家可以怎樣偉大
  談論大政治家丘吉爾,必須回到二戰。在我看來,丘吉爾在戰爭中的政治貢獻主要有三點。
 
  第一點,在戰爭的逆境中,丘吉爾顯示出了近乎非理性的勝利信心和不屈的戰斗意志。
 
  丘吉爾是在1940年5月10日傍晚成為英國首相的。他從前任張伯倫手上接過的是一個面臨崩盤的爛攤子,從空中、陸地到海洋,大英帝國正在遭受著前所未有的連續挫敗。丘吉爾上任后僅僅一周,德軍就攻破了法國的戰爭圖騰馬其諾防線,法國戰敗已是一個非常現實的風險。
 
  上任后,丘吉爾很快就在下院發表了那次著名的演說,大大鼓勵了沉浸于失敗情緒當中的議員老爺們,“我沒有別的,只有熱血、辛勞、眼淚和汗水奉獻給大家”。演說的關鍵詞是“戰斗”和“勝利”,前者針對國內與希特勒媾和的聲音,后者針對的是失敗主義者。“你們會問,我們的政策是什么?我只能回答:我們的政策是努力戰斗,在海上、陸地上、空中,盡展上帝所賦予我們的全部力量,與一個有史以來從未見過的殘酷暴君戰斗,這便是我們的政策。你們會問,我們的目標是什么?我能夠用一個詞來回答你們,這就是——勝利”。
 
  戰局的發展很快就證明了丘吉爾的“大話連篇”。僅僅兩周后,也就是5月底,英法聯軍已經全面潰敗,被德軍包圍在敦刻爾克。
 
  上帝再次庇佑了英國人。盡管英軍從敦刻爾克成功撤退,但實際上他們將所有的重武器都扔在了那里,英國正面臨被德國全面入侵的風險。丘吉爾此時的樂觀再次令人瞠目結舌。當英國國家美術館館長建議把最貴重的藏品送往加拿大時,丘吉爾真誠地回答:“一件都不用送走,我們會打敗他們的。”
 
  從各種資料來看,丘吉爾在二戰初期的信心并不能簡單歸結為“鼓舞士氣”那么簡單,更準確的描述是,他是真的相信英國會迎來最后的勝利,哪怕眼前的戰局令人絕望。
 
  無論如何,英國人被這個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深深打動了,即使天空中布滿了德國空軍的“黑十字”。當丘吉爾視察一個有數十人喪生的防空洞廢墟時,幸存者和死者家屬幾乎將他淹沒,他們迅速將悲傷拋之腦后,大聲向丘吉爾喊道:“我們知道你會來的,我們能經受得住德國佬的轟炸,并狠狠地回擊他們!”
 
  丘吉爾的信心顯然比德國空軍的所有炸彈加起來還要充足。他發表了無數令人難忘的勝利宣言,比如,“我相信我們會取得勝利,就像相信太陽明天會升起一樣”,“按照現在的轟炸速度,德國人大約要花10年時間才能毀掉倫敦,不過在10年結束之前,會有很多事情發生在希特勒先生和納粹政權身上”。后來的歷史證明,希特勒竟然真被丘吉爾“咒死了”。
 
  希特勒可能至死都無法明白,為什么法國人投降了,大半個歐洲都臣服于第三帝國了,但英國人仍然孤軍奮戰,在看似絕無希望獲勝的戰局下,一次次拒絕了他“寬宏大量”的“談判呼吁”。
 
  答案其實很簡單,他碰上的是丘吉爾,一個看似忽略一切現實條件的死硬樂觀派。可以將蔣百里先生的那一句抗日名言送給丘吉爾先生:“勝也罷,負也罷,就是不要和它講和。”
 
  很快,丘吉爾就驚喜地發現,英國終于不是孤軍奮戰了。
 
  此時也就順勢進入第二點了,當德國入侵蘇聯之后,丘吉爾迅速拋棄了自己的反共立場,一手組建了“抗德統一戰線”。
 
  1941年6月22日上午8點,當丘吉爾得知德軍入侵蘇聯之后,他的第一句話是:“告訴BBC,今晚我要發表廣播講話。”
 
  “在過去的25年中,沒有一個人像我這樣始終一貫地反對共產主義。我并不想收回我說過的話。但是,這一切,在正在我們眼前展現的情景的對照之下,都已黯然失色了”,丘吉爾在這次著名演講中一開始就表達了他“不念舊惡”的決心,誓言一致抗德。“俄國的危險就是我國的危險,就是美國的危險;俄國人民為保衛家園而戰的事業就是世界各地自由人民和自由民族的事業”,“我們將盡力給俄國和俄國人民提供一切援助。我們將呼吁世界各地的朋友和盟友采取同樣的方針,并且同我們一樣,忠誠不渝地推行到底”。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