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攝影的嚴肅,嚴肅的攝影

時間:2011-10-1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陳丹青 點擊:

退步集(全文在線閱讀)   >  第二部分  攝影的嚴肅,嚴肅的攝影

    《我將是你的鏡子——世界當代攝影家告白》前言   
    一   
    為了瞻拜名畫的真跡,80年代初,我去到紐約,不知道會有千萬件攝影作品在這座大城等著我,不知道西方重要美術館才剛接納攝影作品,增設攝影專館,日后,我在曼哈頓目睹了這本談話錄中的許多攝影家茅廬初出,就此成名:辛迪·雪曼、荒木經惟、鮑德里亞、嘎斯克爾、克魯格、戈爾丁……1986年仲夏,我過生日,適值戈爾丁《性依賴的敘事曲》初版,我的熱愛攝影的弟弟特地買了這本影集送給我。   
    新世紀頭一年,我歸返國門,天津海關例行檢查。幾十箱書籍畫冊被命令拖出越洋貨柜的大鐵門外,逐一拆封,暴露在祖國的艷陽光下。我心跳出汗,巴望不至于被沒收。還好,還好,當關員們竊語商量后,決定扣留的僅止一冊,即戈爾丁同志的初版影集。他們不問影集中有位女子為什么被打得鼻青臉腫,更不知道那就是作者本人。他們反復審視其中幾幅裸體男女的照片——不論在紐約還是北京,每天都有男男女女在無事之際或性事之后,這樣地躺著,蜷縮著,抽煙,沉默,發呆——“人體嘛,沒關系!你們是搞藝術的,”一位官員禮貌地解釋,“但國家有規定。”    
    要不要將這一幕告訴戈爾丁?她與我同齡,蛇,那么,今歲她已知其“天命”。   
    二   
    攝影總使我想起紐約。初到幾年,將屆九十歲的安德烈·科特茲甚至好好地活著,他的寓所就在紐約下城華盛頓廣場北端,多年后從電視里見他老蒼蒼在廣場走動,捏著相機,真希望我也在那里。一位弄攝影的朋友曾答應帶我見他,不久,《紐約時報》登載了他的訃告。   
    致函科特茲,稱他為自己的老師的布勒松先生,今天仍然活著,快要一百歲了吧,四年前在紐約“雷佐里”書坊看見別人拍他的專集,破了他不愿被人拍攝的例,而主題是一種老品牌的攝影機。有位老店員眉飛色舞對我說:布勒松為此正在狀告那位作者。   
    看來老頭子火氣尚旺,很年輕。   
    大都會美術館、現代美術館和古根海姆美術館的攝影專館,長期陳列自19世紀至于當代的攝影經典,那是我了解攝影史的啟蒙場所。我畫室所在時代廣場附近,第六大道與四十三街街口,是“世界攝影中心”設在中城的分館,館首飄揚著簡稱“IPC”豎條旗,每月舉辦專展,回顧大師,推介新人。在那里,我逐年認識了數倍于這本訪談錄中的新老攝影家:布拉塞、馬努艾爾、拉蒂克、維基、梅普拉索普……當然,還有羅伯特·卡帕的個展,卡帕根本沒死,他的影像有如猛烈的耳光,向我扇來。   
    我竟與這些偉大人物的作品同在一座城市么?每在“IPC”館內徘徊,我總會做夢似的想,哪天國內的哥們兒要能看見這些照片,該多好啊!    
    三   
    回國翌年,我受邀給上海《藝術世界》開設文字專欄,這才注意到這本被美術專家們十分看輕的雜志,每期不但刊印嚴肅的,包括裸體人物的攝影作品,還有世界重要攝影家的專題介紹與訪談。多么欣喜!我滿懷感激。這是本該出現在美術刊物中的重頭戲啊。   
    是的,“人體沒關系!”很有關系的是,我不知道國中可有其他雜志系列介紹世界攝影?我看過的專業攝影雜志中,雖有零星當代攝影專題,其余大抵是美麗的“照片”,而不是“攝影文化”,前年給叫到南京郊外一所新建的,據稱是全國唯一的私營攝影學院講演,在走道里看見的仍是“人民畫報”式的風景照片:群山,竹筏,逆光的花朵……不能說那不是“攝影”——我說“攝影”,當然不是指所謂“藝術攝影”和千百份雜志中精彩的照片。假如諸位同意的話,我能不能稱此書中的這類照片為“嚴肅攝影”?——那天我對同學們說,大家還有很多事情能夠去做,應該去做。   
    畫家群很少有人格外留心攝影。年來我慕名并有幸結識了幾位卓有成就的攝影單干戶,那是一群游蕩在體制之外的動物:與“影協”彼此疏遠,是藝術學院的落榜者或叛逆者。他們邊緣,辛苦,然而有福了:假如他們果然準備將生命獻給攝影,將攝影獻給生命。   
    現在,《藝術世界》將要集結出版這本世界攝影家訪談錄,并大量的作品圖片,戈爾丁鏡頭前那些無聊躺臥的塵世男女也在其中么?我又像做夢似的。    
    四   
    不知是太早還是太遲,80年代初,臺灣的阮義忠先生憑著匹夫之勇,連同他的眷屬,以大量翻譯和訪談——當然,全部繁體中文——開始了西方攝影文化在海峽彼岸的啟蒙。1995年,我找到他在臺北一座樓層的私人工作室、攝影書坊兼攝影雜志社,向他當面致敬。前年,我在北京向臺灣清華大學陳傳興先生表達致敬,他與阮義忠的對話使我獲益良深。他留學法國,專攻影像、戲劇、哲學與歷史,聽過巴特的講課,是德里達的學生。   
    阮義忠的言說,側重攝影的社會與道德立場,陳傳興的表述,則把握攝影的文化涵義。前者的文本數年前進入大陸,有誰注意過么?我相信,如阮義忠那般熱情,陳傳興那般冷靜的有志于啟蒙的人物,經已出現并散布在我們周圍,人數不少,也不會很多。我愿預先向他們表達,或者說,追致敬意。   

頂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