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笠原May關于死與人的進化的考察、別處制作的東西

時間:2017-01-0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樹 點擊:
奇鳥行狀錄(全文在線閱讀)> 笠原May關于死與人的進化的考察、別處制作的東西
 
 
我蹲在這完美無缺的黑暗底部。眼睛能捕捉到的唯無而已。我成了無的一部分。我閉目合眼,談聽自己心臟的鼓動,諦聽血液在體內的循環,諦聽肺葉那風箱般的收縮,諦聽光溜溜的腸胃扭動著索要食物。在這深重的黑暗中,一切動靜、一切振顫無不夸張得近乎造作。這便是我的肉體。但在黑暗中它是那樣地生機蓬勃,作為肉體是那樣地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我的意識則一步步從肉體中脫殼而出。
 
我想象自己變成一只擰發條鳥,穿過夏日的天空,落在一株大樹上擰動世界這棵發條。倘若擰發條鳥真的沒有了,那么該由誰來接替它的職責,需有誰代替它擰世界這棵發條。否則,世界這棵發條勢必一點點松緩下去,世界精妙的系統不久也將徹底停止運作。然而除了我,還無人覺察到抒發條鳥的消失。
 
我試圖從喉嚨深處發出類似擰發條鳥叫的聲音,但未成功。我所能發出的,僅僅是不倫不類莫名其妙的聲音,猶不倫不類莫名其妙的物體的對磨。想必擰發條鳥的鳴聲唯獨擰發條烏方能發出。能充分擰好世界這棵發條的,非發條鳥莫屬。
 
但我還是決定作為不能擰發條的不叫的擰發條鳥在夏空飛翔一陣子。在天上飛實際并非什么難事。一度升高之后,往下只要以適當角度翩翩然扇動翅膀調整方向和高度即可。不覺之間,我的身體便掌握了飛天技術,毫不費力地在空中自由翱翔起來。我以抒發條鳥的視角眺望世界。有時飛膩了,便落在哪里的樹枝上,透過綠葉空隙俯視家家戶戶的屋脊和街巷,俯視人們在地表疲于奔命蠅營狗茍的景觀。遺憾的是我無法以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的身體。畢竟我從未看過擰發條鳥這一飛禽,不曉得它長有怎樣的形體。
 
很長時間里--不知有多長--我得以一直是擰發條鳥。然而身為擰發條鳥一事本身未能把我帶往任何別的地方。變成擰發條鳥在空中翱翔固然洋洋自得,但又不能永遠洋洋自得下去。我有事須在這漆黑的井底完成。于是我不再當發條鳥,恢復本來面目。
 
笠原May第二次出現已經3點多了。午后3時多。她把井蓋挪開半邊,頭上立時豁然,夏日午后的陽光甚是炫目耀眼。為避免損傷已習慣于黑暗的眼睛,我暫時閉起雙眼,低頭不動。只消想到頭上有光存在,我都覺得眼睛有淚花沁出。
 
"喂,抒發條鳥,"簽原May說,"你可還活著,擰發條鳥?活著就應一聲呀!"
 
"活著。"我說。
 
"餓了吧?"
 
"我想是餓了。
 
"還我想是傻了?餓死可還需要很長很長時間喲。餓得再厲害,只要有水人就怎么也死不了的。"
 
"大概是吧!"我說。我的聲音在井下聽起來甚是飄忽不定。想必聲音中含有的什么因反響而增幅的關系。
 
"今早去圖書館查過了,"笠原May說,"有關饑餓與干渴方面的書我看了好多。曖,知道嗎,擰發條鳥,除了喝水什么都沒吃而存活21天的人都有!是俄國革命時候的事兒。"
 
  "呃。"
 
"那一定很痛苦吧?"
 
"痛苦的吧,那。"
 
"那個人得救是得救了,但牙齒和頭發卻都沒有了,掉個精光。那樣子,就算得救怕也再活不出什么滋味吧?"
 
"想必。"我說。
 
"沒牙齒沒頭發不要緊,只要有像樣的假發和假牙,怕也可以像一般人那樣活下去。"
 
"晤,假發假牙技術比俄國革命那時候大大進步了嘛,應該多少活得有滋味些。"
 
"喂擰發條鳥,"簽原May清了下嗓子。
 
"什么?"
 
"假如人永遠只活不死,永不消失不上年紀,永遠在這個世界上精神抖擻地活著,那么人還是要像我們這樣絞盡腦汁思這個想那個不成?就是說,我們或多或少總是這個那個想;沒完沒了吧?哲學啦心理學啦邏輯學啦,或者宗教、文學等等。如果不存在死這個玩藝兒,這些羅嗦的思想呀觀念呀之類,也許就不會在地球上出現,是的吧?也就是說--"
 
笠原May在此突然打住,沉默下來。沉默時間里,唯獨"也就是說"這句話猶被猛然拉斷的思維殘片,靜靜地懸在井內黑暗里。或許她已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也可能需要時間考慮下文。總之我默默等待她重新開口。她依然偏偏不動。墓地,一個念頭掠過我的腦際--笠原May若想馬上結果我,一定輕而易舉。只消從哪里搬來大些的石頭,從上面推落即可。連推幾塊,必有一塊打中我的腦袋。
 
"也就是說--我是這樣想的--正因為人們心里清楚自己遲早沒命,所以才不得不認真思考自己在這里活著的意義。不是么?假定人們永遠永遠死皮賴臉地活著不死,又有誰會去認真思考活著如何如何呢!哪里有這個必要呢!就算有認真思考的必要,大概也不著急,心想反正時間多的是,另找時間思考不遲。可實際不是這樣。我們必須現在就在這里就在這一瞬間思考什么。因為明天下午我說不定給卡車挑死,第四天早上你擰發條鳥說不定在井底餓死,是吧?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所以,為了進化,我們無論如何都需要死這個玩藝兒。我是這樣想的。死這一存在感越是鮮明越是巨大,我們就越是急瘋了似地思考問題。"說到這里,笠原May略一停頓。"暖,擰發條鳥!"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