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火鍋子

時間:2019-02-2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鐵凝 點擊:
火鍋子

 
  他和她站在窗前看雪,手拉著手。雪已經下了一個早晨,院子里那棵小石榴樹好像穿起了白毛衣,看上去挺暖和的。
 
  他87歲,她86歲。他是她的老夫,她是他的老妻。他一輩子都是由著她的性兒,由著她管家、由著她鬧小脾氣、由著她給他搭配衣服、由著她年節時擦拭家里僅有的幾件銅器和銀器——一對銀碗、兩雙銀筷子、一只紫銅火鍋。
 
  “這么好的雪天,我們應該吃火鍋。”她提議。
 
  “那就吃。”他拉著她的手響應。
 
  他們就并排坐在窗前的雙人沙發上等田嫂。田嫂是家里的鐘點工,一星期來兩次,打掃衛生、采購食品,今天恰好是田嫂上門的日子。雪還在下,他們卻不擔心田嫂讓雪攔住。他們認識田嫂二十多年了,她是一個實在而又利索的寡婦。
 
  田嫂來了,果然是風雪無阻。他們兩人搶著對田嫂說今天要涮鍋子。田嫂說:“老爺子、老太太好興致。”
 
  她說:“興致好,也得有好天襯著。”
 
  田嫂說:“天好哪里敵得過人好。瞧你們老兩口,一大早就手拉著手了,倒讓我們這做小輩兒的不知道怎么回避呢。”
 
  他們倆由著田嫂說笑,坐在沙發上不動,也不松開彼此的手。
 
  其實田嫂早就習慣了老爺子、老太太手拉手坐著,從她認識他們起,幾十年來他們好像就是這么坐過來的。他們坐在那兒看她抹桌子、擦地,給沙發和窗簾吸塵,把買回來的肉啊、蛋啊、蔬菜啊,分門別類地儲進冰箱。遇上天氣晴朗,田嫂也會應邀陪他們去商店、超市。老爺子在這些地方逛著逛著就站住腳,對老太太說:“撓撓。”他這是后脊梁癢了,老太太這時才松開老爺子的手,把手從他的衣服底下伸進去,給他撓癢癢。田嫂閃在一旁只是樂。他們和田嫂不見外,卻沒有想過請她做住家保姆,或者請她以外的什么人進家。田嫂知道,他們甚至并不特別盼著4個孩子和孩子們的孩子定期來看望他們。那仿佛是一種打擾,打擾了他們那永不膩煩、永不勉強的手拉手坐著。每回孩子們來,老爺子、老太太總是催著他們早點走。“這是哪輩子修來的!”田嫂嘆著,一邊覺出自己的凄涼孤單,一邊又被這滿屋子的安詳感染。
 
  他催著田嫂去買羊肉,她囑咐田嫂把配料寫在紙上省得落下哪樣。田嫂從廚房拿出一張折疊整齊的白紙展開說:“上回買時都記下啦,我念念你們聽聽。”無非是醬豆腐、鹵蝦油、韭菜花、辣椒油、花椒油、糖蒜、白菜、香菜、粉絲、凍豆腐……田嫂念完,老爺子說:“芝麻醬你忘了吧?”老太太說:“芝麻醬家里還有半罐子呢。”老爺子又說:“還有海帶,上回就忘了買。”田嫂答應著,把海帶記在紙上。
 
  田嫂就忙著出去采購。出門前不忘從廚房端出那只沉甸甸的紫銅火鍋,安置在客廳兼餐廳的正方形飯桌上,旁邊放好一管牙膏和一小塊軟抹布。這是老太太的習慣,時而不時地,她得擦擦這只火鍋。隔些時候沒擦,就覺得對不起它。上一回吃了涮鍋子,她還沒擦過它呢,有小半年了。上一回是為了歡迎沒見過面的孫媳婦,老爺子、老太太為他們準備了涮鍋子。
 
  他見她真要擦鍋,勸阻說:“今天可以不擦,就兩個人。”
 
  她說:“唔,兩個人吃也得有個亮亮堂堂的鍋。”說著從沙發上起身坐到飯桌旁邊,摸過桌上的抹布,往抹布上擠點牙膏,用力擦起鍋來。
 
  他也湊過來坐在她對面看她擦鍋。鍋可真是顯得挺烏涂,也許是他的眼睛烏涂。他的眼睛看著火鍋,只見它不僅沒有光澤,連輪廓也是模糊一團。他和她都患了白內障,他是雙眼,她是右眼。醫生說他們都屬于皮質性白內障,成熟期一到就可以手術。他和她約好了,到時候一塊兒住院。
 
  她擦著鍋蓋對他說:“你看,擦過的這塊兒就和沒擦過的地方不一樣。”
 
  他感受著她的情緒附和著說:“就是不一樣啊,這才叫火鍋!”他倆都喜歡吃火鍋,因為火鍋,兩個人才認識。20世紀50年代初,他們正年輕,周末和各自的同事到東來順涮鍋。那時有一種“共和火鍋”,單身的年輕男女很喜歡。所謂“共和”,就是幾個不相識的顧客共用一只火鍋,湯底也是共用的。鍋內攔出若干小格,吃時每人各占一格,各自涮各自點的羊肉和配菜。鍋和湯底的錢按人頭分攤,經濟實惠。那時候的人相對更單純,陌生人同桌同鍋也互不嫌棄,“共和”著一只大鍋,頗有四海之內皆兄弟之氣象。那天他挨著她坐,吃完自己點的那份肉,就伸著筷子去夾她的盤中肉,她的盤子挨著他的盤子。他不像是故意的,她也就不好意思提醒。可是他一連夾了好幾筷子,她的一位男同事就看不慣了,用筷子敲著火鍋對他說:“哎,同志,這火鍋是‘共和’的,這肉可是人家自己的!”同桌的人笑起來,他方才醒悟。
 
  她反倒因此對他有了好感,就像他對她同樣有好感。后來他告訴她,那天他在她旁邊一坐,他的心就慌了。她追問他,是不是想用吃她盤子里的肉來引起她的注意?他老實地回答,沒想那么多,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們開始約會,她知道他是鐵路工程師,怪不得有點呆;他知道她在一個博物館當講解員,怪不得那么伶牙俐齒。后來他們就成了一家人。在她的嫁妝里,除了一對銀碗、兩雙銀筷子,還有一只紫銅火鍋。
 
  紫銅火鍋是她姥爺那輩傳下來的。姥爺家是火鍋手藝人,從前他們家手工打制的火鍋專供京城皇宮。這只火鍋,銅是上好的紫銅,光澤是那么油潤而不扎眼。她沒事就把它搬出來擦擦,剪一塊他穿糟了的秋衣袖子,蘸著牙膏或者痱子粉擦。她是個愛干凈的人,能用豬皮把蜂窩煤爐子的鑄鐵爐盤擦成鏡子,照得見人影兒。當她神情專注地擦著火鍋時,家里的氣氛便莫名地一陣陣活躍,他的食欲給調動起來,仿佛就要開始涮鍋子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