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龍潭虎穴

時間:2019-02-2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金庸 點擊:
飛狐外傳(在線閱讀)> 第十六章 龍潭虎穴
 
 
   這姓蔡的老者單名一個威字,在華拳門中輩份甚高。他見胡斐去了臉上所蒙黃布后,原來是這等模樣的一個大胡子,細細向他打量了幾眼,抱拳道:“啟稟掌門,福大帥有文書到來。”
  胡斐心中一凜:“這件事終于瞞不過了,且瞧他怎么說?”
  臉上不動聲色,只“嗯”了一聲。卻聽蔡威道:“這文書是給小老兒的,查問本門的掌門人推舉出了沒有?其中附了四份請帖,請掌門人于中秋正日,帶同本門三名弟子,前赴天下掌門人大會……”
  胡斐聽到這里,松了一口氣,心道:“原來如此,倒嚇了我一跳。別的也沒什么,只是這一日一晚之中,馬姑娘不能移動,福康安這文書若是下令抓人來著,馬姑娘的性命終于還是送在他手上了。”
  他生怕福康安玩甚花樣,還是將那文書接了過來,細細瞧了一遍,說道:“蔡師伯,姬師弟,便請你們兩位相陪,再加上我師妹,咱們四個赴掌門人大會去。”蔡威和姬曉峰大喜,連連稱謝。侍仆上前稟道:“請程爺、蔡爺、姬爺三位出去用飯。”
  胡斐點點頭,正要去叫醒程靈素,忽聽得她在房中叫道:“大哥,請過來。”胡斐道:“兩位先請,我隨后便來。”聽她叫聲頗為焦急,當下快步走到房中,一掀門簾,便聽得馬春花低聲叫喚:“我孩子呢?叫他哥兒倆過來啊……我要瞧瞧孩子……他哥兒倆呢?”
  程靈素秀眉緊蹙,低聲道:“她一定要瞧孩子,這件事不妙。”胡斐道:“那兩個孩子落在那心腸如此狠毒的老婦手中,咱們終須設法救了出來。”程靈素道:“馬姑娘很是焦躁,立時要見,見不著孩子,便哭喊叫喚。這于她病勢大大不妥。”
  胡斐沉吟道:“待我去勸勸。”程靈素搖頭道:“她神智不清,勸不了的。除非馬上將孩子抱來,否則她心頭郁積,毒血固然不能盡除,藥力也無法達于臟腑。”
  胡斐繞室彷徨,一時苦無妙策,說道:“便是冒險再入福大帥府去搶孩子,最快也得等到今晚。”程靈素嚇了一跳,道:“再進福府去,那不是送死么?”胡斐苦笑了一下,他何嘗不知昨晚鬧出了這么驚天動地的一件事,今日福康安府中自是戒備森嚴,便要踏進一步也是千難萬難,如何能再搶得這兩個孩子出來?若有數十個武藝高強之人同時下手,或者尚能成事,只憑他單槍匹馬,再加上程靈素,最多加上姬曉峰,三個人難道真有通天的本事?
  過了良久,只聽得馬春花不住叫喚:“孩子,快過來,媽心里不舒服。你們到哪兒去了?到哪兒去了?”胡斐皺眉道:“二妹,你說怎么辦?”程靈素搖頭道:“她這般牽肚掛腸,不住口的叫喚,不到三日,不免毒氣攻心。咱們只有盡力而為,當真救不了,那也是天數使然。”胡斐道:“先吃飯去,一會再來商量。”
  飯后程靈素又替馬春花用了一次藥,只聽她卻叫起福康安來:“康哥,康哥,怎地你不睬我啊?你把咱們的兩個乖兒子抱過來,我要親親他哥兒倆。”只把胡斐聽得又是憤怒,又是焦急。
  程靈素拉了拉他衣袖,走到房外的小室之中,臉色鄭重,說道:“大哥,我跟你說過的話,有不算的沒有?”胡斐好生奇怪:“干么問起這句話來?”搖頭道:“沒有啊。”程靈素道:“好。我有一句話,你好好聽著。倘若你再進福康安府中去搶馬姑娘的兒子,你另請名醫來治她的毒罷。我馬上便回南方去。”
  胡斐一愕,尚未答話,程靈素已翩然進房。胡斐知她這番話全是為了顧念著他,料他眼看如此情勢,定會冒險再入福府,此舉除了賠上一條性命之外,決無好處。他自己原也想到,可是此事觸動了他的俠義心腸,憶起昔年在商家堡被擒吊打,馬春花不住出言求情。有恩不報,非丈夫也,他已然決意一試,但程靈素忽出此言,倘若自己拚死救了兩個孩子出來,程靈素卻一怒而去,那可又糟了。
  一時之間躊躇無計,信步走上大街,不知不覺間便來到福康安府附近,但見每隔五步十步,便是兩個衛士,人人提著兵刃,守衛嚴密之極,別說闖進府去,只要再走近幾步,衛士便要過來盤查。
  胡斐不敢多耽,心中悶悶不樂,轉過兩條橫街,見有一座酒樓,便上樓去獨自小酌。剛喝得兩杯,忽聽隔房中一人道:“汪大哥,今兒咱們喝到這兒為止,待會就要當值,喝得臉上酒糟一般的,可不大美。”另人哈哈大笑道:“好,咱們再干三杯便吃飯。”
  胡斐一聽此人聲音,正是汪鐵鶚,心想:“天下事真有這般巧,居然又在這里撞上他。”轉念一想,卻也不足為奇,他們說待會便要當值,自是去福康安府輪班守衛。這是福府附近最考究的一家酒樓,他們在守衛之前,先來喝上三杯,那也平常得緊。倘若汪鐵鶚這種人當值之前不先舒舒服服的喝上一場,那才叫奇呢。
  只聽另一人道:“汪大哥,你說你識得胡斐。他到底是怎么樣一個人?”胡斐聽他提到自己名字,不禁一凜,更是凝神靜聽。
  只聽汪鐵鶚長長嘆了口氣,道:“說到胡斐此人,小小年紀,不但武藝高強,而且愛交朋友,真是一條好漢子。可借他總是要和大帥作對,昨晚更闖到府里去行刺大帥,真不知從何說起?”那人笑道:“汪大哥,你雖識得胡斐,可是偏沒生就一個升官發財的命兒,否則的話,咱們喝完了酒,出得街去,偏巧撞見了他,咱哥兒倆將他手到擒來,豈不是大大的一件功勞?”汪鐵鶚笑道:“哈哈,你倒說得輕松愜意!憑你張九的本領哪,便是有二十個,也未必能拿得住他。”那張九一聽此言,心中惱了,說道:“那你呢,要幾個汪鐵鶚才拿得住他?”汪鐵鶚道:“我是更加不成啦,便有四十個我這種膿包,也不管用。”張九冷笑道:“他當真便有三頭六臂,說得這般厲害。”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