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五月十三日

時間:2019-06-2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點擊:
城市白皮書(全文在線閱讀)   > 五月十三日
 
  今天是上法庭的日子。我知道今天是上法庭的日子。
  早上起來,舊媽媽來給我梳頭。很久很久了……舊媽媽又來給我梳了一次頭。舊媽媽梳得很輕,舊媽媽一邊梳一邊還問:
  疼么,你疼么?我揉了揉眼,我的眼有點疼。我覺得我的眼里流出了一些東西,很咸的東西。我眼里流出的是鹽,我知道那是鹽,水鹽。我偷偷地看舊媽媽,我用后腦勺上的眼睛看舊媽媽,我現舊媽媽身上有了一種烏鴉的氣味,我還聽見一個聲音在念:一只烏鴉口渴了,到處找水喝……我喜歡烏鴉的氣味,我喜歡聽一只烏鴉口渴了,到處找水喝……這聲音里有鹽,我找到鹽了。媽媽給我了一點鹽,我有鹽了。
  臨出門前,舊媽媽又給我換了一身衣服。這是第三次了,我先后換了三次衣服。舊媽媽把我所有的衣服都拿出來,一件一件地試,挑最好的讓我穿。可惜都有些小了,好一些的都小了。我知道,人是長的,人一天天長,衣服卻是小的,衣服一天天小。最后,舊媽媽給我換的是一件她穿的裙衫,裙衫是半新的,只是稍長了點。舊媽媽看了看說:就這樣吧……而后,又摸著我的頭說:你可要聽話,你一定要聽話。
  下樓的時候,舊媽媽的心丟了。我看見舊媽媽的心又丟了。
  舊媽媽不知把心丟在什么地方了,她讓我站在樓梯上,兩次上樓去找心。她兩次上樓,又兩次空空地走下來……她沒有找到心,她手上拿的是傳票。她拿著那張傳票愣愣地站了很久,才說:
  走吧,咱走吧。
  今天是我高興的日子,我有鹽了。我想給人們說一說,我很想對路上的行人說:我有鹽了。我想笑,我想對過路的每一個人笑,我告訴他們,有鹽是很幸福的,有鹽很好。可是,我一連說了十七個人,卻沒有人笑,他她們都不笑。
  他們的臉是鉛臉,她們的臉是鉛印的,他她們的臉上都貼著一個鉛印的封條。我希望能找到一個笑。大街上人很多,車很多,廣告很多,聲音很多,顏色也很多,該有的都有,卻沒有笑。我知道,笑丟了,人們把笑弄丟了。人們在學習蛾式步法,人們是想進入繭狀,人人都想進入繭狀,報上說:繭狀使人進入夏眠期,進入夏眠期的人將失去笑的功能。第十八個人沒有笑,第十九個人沒有笑,第二十個人仍然沒有笑……那抱孩子的女人是應該笑的,她舉著一個紅蘋果小臉,她為什么不笑呢?
  那個坐在車里的人也是應該笑的,他有那么漂亮的轎車,他為什么不笑呢?那個坐在摩托上的姑娘也是應該笑的,她那么美麗,為什么不笑一笑呢?
  我終于還是找到笑了。當舊媽媽牽著我走到那個公共汽車站牌下時,我看到了一個笑。那是一個樹下的笑。那個老人,他笑了。這是一個從樹上飛下來的笑。一粒塵埃從樹上飛下來,落在了老人的鼻梁上,那是一粒長了灰毛的塵埃,那是樹的病,我知道那是樹的病。樹的病落在老人的鼻梁上,老人眼望著塵埃在笑……他仍像往常那樣在樹下坐著,仍然捧著那本不看的書,可他在笑。我看見了他那艷如紅豆的心,是那顆心在笑。他的笑從他的眼角處溢出來,從他的嘴角處溢出來,從他那陳舊的紋路上溢出來,還從那喃喃自語中流出來。他在說話,他是在對那粒長了灰毛的塵埃說話。不過,他的笑里含著一個麥芒兒,一個針尖大的麥芒兒。如果沒有麥芒就好了,他的麥芒兒是什么時候裝上去的呢?他心上是沒有的,他的心是一顆鮮紅的豆;他胃里也沒有,他的胃里只有一些舊日的糧食;我看見了,他的麥芒兒在喉嚨處,他的喉嚨處卡著一個針尖大的麥芒兒,他沒有辦法去掉這個麥芒,可他還是笑出來了,雖然有麥芒兒,可他笑出來了……
  老人周圍有很多塵埃,老人坐在塵埃里,細小的塵埃裹著老人,也裹著那些無聲的話。***老人為什么總坐在這里呢?哦,我明白了,老人是在賣心,老人是個賣心人。他的心好,他的心鮮紅如豆,他是想把心賣出去,他一直坐在這里就是為了把心賣出去。他已沒什么可賣,他只有賣心……
  可是,沒有人來買,他已經坐了那么久了,還是沒人來買。
  老人沒有做廣告。他不會做廣告,他只是默默地坐著,他也說話,可他是自己對自己說話。那么,不做廣告,就沒人買。
  我聽見老人的聲音了,我聽見老人在說:
  等等吧……
  鞠躬……
  肥皂……
  小曲兒。
  等等吧……是紅顏色的,那是一種標準的鉛印紅色,紅色里含有許多一號微笑。報上說,一號微笑是最標準最生動的微笑。一號微笑是用尺子量出來的,一號微笑的標準是上唇+下唇x舌厚÷2。我看見老人站在一號微笑里,老人在一號微笑里來來回回地走著。老人戴的是一頂藍顏色的帽子,老人的腰微微有點駝,老人臉上帶著三號微笑,三號微笑是無標準微笑,三號微笑的尺碼比較大,三號微笑可以帶動頭部,因此,老人的頭一直點著。老人的頭從一樓點到四樓,又從四樓點到一樓,老人的頭見人就點,點得很有彈性。老人一直在門里走著,我看見老人是在門里走。老人推開一個紫紅色的門,老人說:你看,我沒有病,我一點病也沒有,我的工作問題……緊接著,一號微笑就出現了。一號微笑說:知道,知道。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都知道你的況……再等等吧。好不好,再等一等。老人說:你看,我已經等了這么多天了,我一直在等……一號微笑說:知道,知道。你再到辦公室問問吧……老人又推開了一個紫紅色的門。
  紫紅色門里有紫紅色的桌子,桌子后邊還是一號微笑。一號微笑說:老魏,老魏,你又來了,坐,坐坐坐。不是讓你再等等么?你就安心在家等吧。你身體不好,多休息休息……老人說:你看,你看,如果不行,我就干點別的,我干別的行不行?燒茶也行,看門也行……一號微笑說:這樣不好吧?你說呢?你是知識分子,又受了那么大委屈,這樣不好吧?這樣吧,你再到組織處問一下,讓他們盡快安排……老人又走,老人還是在門里走。老人又推開了一個紫紅色的門,門里仍然是一號微笑。一號微笑說:老魏老魏,你別跑了行不行?你別跑了,你這樣跑叫我們很不安……老人說:我回來這么久了,你看,我回來這么久了……一號微笑說:你身體不好,多休息休息,工資又不少你的。你不要急,再等等……老人最后走下樓去了,我看見老人走下樓去了。老人站在樓前回頭看了一眼,看到了許許多多的一號微笑。老人喃喃地說:我要告你們,我要去告你們……可老人說著說著卻躺下了,老人直挺挺地躺在了樓前的水泥地上……躺在水泥地上的老人變成了一個六歲的孩子,老人成了一個穿紅兜的孩子。我看見一個六歲的孩子躺在地上撒潑……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