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上帝還是組織?

時間:2019-06-11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凱瑟琳·泰勒勒 點擊:
洗腦心理學(全文在線閱讀)   > 第2章 上帝還是組織?
  
  
  
  如果連上帝都支持我們的話,還有誰敢反對?
  
  
  
  《羅馬書》,第8章31節
  
  
  自從1950年第一次有“洗腦”這一概念的闡釋起,它就一直在世俗文化中作為一個貶義詞使用。它潛伏在電影和驚悚劇中,并越來越多地受到學術界的鄙視,人們普遍認為“洗腦”是特定極端精神創傷的結果,是評論者在處理無法解釋的問題時萬不得已采取的權宜說法。這種創傷不是偶然,通常由一個或多個人受政治或宗教動機驅使而強加給他人。本章中,我將探討究竟這些動機是什么,以及它們得以興起并變得如此危險的社會和心理背景。
  
  
  被詛咒的強權
  
  
  
  對于西方國家來說,近期最嚴重的精神創傷發生在美國。2001年9月11日的清晨,一架載滿乘客的噴氣式飛機撞擊了紐約世貿中心雙子大樓中的一幢。在這發生后的幾分鐘內,全世界都以為這僅僅是一場可怕的意外事故。但緊接著,第二架飛機又撞擊了雙子大樓的另一幢,第三架撞擊了五角大樓,第四架飛機在賓夕法尼亞被乘客制止,因為他們通過手機得知了之前的幾次襲擊,設法制服了劫機歹徒。世貿中心的雙子大樓倒塌了,死亡人數也達到了上千人。那些和我一樣,親眼看到整個事件發生或是看到電視直播的人,都不會輕易忘記當時記者報道時發顫的聲音,就連他們都覺得難以置信,他們竭盡全力描述所看到的一切。對于那些卷入其中的人們和美國人民來說,“9.11事件”留下了深深的傷疤。
  
  悲劇發生之后的最初幾天,在搜尋尸體和恐怖襲擊實施者的同時,有人將“9.11事件”描述為極其邪惡的舉動。當然,也有人很快否認了這一說法。不僅在之前曾有過試圖破壞世貿中心的行為(那與基地組織有關,“9.11恐怖襲擊事件”也與這個組織有關)發生,而且美國之前也遭受了來自本國民眾的,發生在本土的恐怖事件。1995年4月19日,蒂莫西.麥克維出于政治動機,轟炸了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的政府大樓,導致168名政府人員和平民死亡,超過500人受傷。麥克維襲擊本身就是最近的一次由政治和/或宗教動機引起的恐怖襲擊,世界性的恐怖主義事件遠可追溯到1950年之前。自從“洗腦”一詞誕生,該詞的黑暗面就不斷地引起一輪又一輪的討論,“9.11事件”也不例外。
  
  
  宗教和政治
  
  
  救贖它的是……的觀念,以及對這個觀念的無私信仰——可以為此調整、跪拜,甚至犧牲。
  
  
  
  約瑟夫.康拉德,《黑暗的心》
  
  
  在改革后的西方,宗教和政治越來越趨向各自為政(至少是在原則方面),比如:美國憲法和法國政教分離政策。但基地組織的情況表明,在其他國家并非如此。這個截然不同的組織的頭目是富有的沙特異政者奧薩馬·本·拉登,他被稱作是“激進的穆斯林”,但這個組織除了傳播伊斯蘭教以外,還聲稱其政治目標是消除西方,尤其是美國的霸權。例如,本·拉登聲稱的政治目標是:把美國軍隊趕出沙特阿拉伯。至少在某種程度上,這是由宗教原因導致的,因為他們認為美國人褒瀆了這塊神圣的土地。政治和宗教在“9.11事件”及許多其他沖突之中緊密交織,密不可分。
  
  英國世俗評論者慣于利用大加潤飾的宗教形式,經常對宗教沖突的獨特危害性評頭論足。但值得爭論的一點是:究竟該不該歸罪于宗教。事實上,即便是要區別宗教動機與其他形式的動機,那也相當困難。比如:人們經常談及的典型宗教沖突地區北愛爾蘭,當地兩大團體的瓦解就是各種復雜的動機所致:對于地位、人權、民主權益的擔憂,以及害怕遭到鎮壓、擊潰,甚至消滅的恐懼。
  
  但毫無疑問,某些特定動機,包括宗教和政治理想,能夠促使人們對他人實施可怕的暴行。對比為自由而戰的法國革命和為真主而戰的巴斯克民族主義,抑或是基地組織,盡管這些動機表面上不盡相同,但他們似乎有著一些共同特征。他們都運用抽象、模糊、承載價值的思想,將其同強烈的情感聯系起來,然后利用這個綜合體為貶低反對者找到合理借口。
  
  
  概念
  
  
  政治和宗教都將某些相當抽象的概念作為核心概念(如自由、國家、上帝),我寧愿稱之為“虛無”。這些虛無的概念非常模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釋。正是由于這種模糊性,使得理性辯論無法與之抗衡;其實,這種理性辯論的參與者是在彼此迷惑。他們常常運用這種“粉飾法”掩蓋其目的中不切實際的想法、暗藏的陷阱以及其他邪惡的因素,抑或是希望喚起眾人的情感回應,從而提高受眾對其議程的投入程度。同抽象與模糊這兩個特點一樣,虛無概念也承載著價值(第9章會具體探討這個話題)。這一點極其重要,因此他們背負著沉重的情感包袱,鼓勵其信徒建立某種優越感。
  
  
  情感
  
  
  虛無概念的抽象性特征使其信徒避免專注于實際困難和實際問題(比如:怎樣確定上帝想要什么,或是究竟何時才能實現自由),但這些概念并非遠離現實。這些概念將自身同具體的、高度情緒化的例子聯系在一起,從而獲得力量。人類的大腦習慣于同時聯想感知到兩種刺激。一個熟練的演講者會利用這一點,比如設法將一個或真或假不公事件同虛無概念聯系起來。英國內戰后不久,約翰·彌爾頓把一個有點抽象的憲法問題——議會是否有權利處死查理一世——同戰爭、毀滅和屠殺聯系在一起: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