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說 > 先行后愛,老公請聽話 > 正文 > 第二十六章:另類拍賣會
第二十六章:另類拍賣會



更新日期:2019-05-11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誰?方秘書?”許何晴聽到了陌生的名字,她有點沒明白。

“對,方秘書能聯系到炎總裁,炎總裁就是程小谷現在的男友,我先想個辦法”梁浣說完開始打電話,看能不能要到方秘書的聯系方式。

“啥?總裁?小谷男友?!”許何晴知道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但是免不了還是驚訝了一番。

原本坐在飯桌上的炎翼謙正在跟凌家一家人用餐,今天爺爺也參與此次聚餐,想必今天談的必是他們兩家聯婚的事。

炎翼謙正想著等會該怎么解決時,此時手機響起,一看是方秘書的,他緊皺著眉頭,按理說,方秘書是知道他今天的行程的,怎么還打過來。

炎翼謙說了句抱歉后起身走開接了電話,身后還是凌家人贊賞的眼光以及炎恒利驕傲的眼神。

可是沒一會,炎翼謙一臉匆忙回來拿起外套,鞠個躬道歉后直接離開飯席。

留下錯楞、不解與憤怒的眼神。

驅車直達程小谷樓下,看到梁浣與一女站在那,炎翼謙眼神狠戾的盯著梁浣。

許何晴看著這來勢洶洶,氣質非凡的人,梁浣低聲說就是程小谷的男友時,許何晴心里還是忍不住贊嘆。

“小谷呢?”炎翼謙眼神直逼梁浣,與上次在醫院門口那個愛理不理的人彷若兩人。

“總裁,目前一直聯系不上,單位上班也一直沒消息”,此時的梁浣顯然是被炎翼謙的氣勢壓倒。

炎翼謙看了梁浣一眼,直徑走上程小谷的租房,拿起備用鑰匙打開房門,但是他不允許梁浣進入,也不肯許何晴進。

許何晴報上身份時,炎翼謙淡淡看了一眼才讓她進來,但是梁浣也只能站在門口的份。

果然,男人小氣起來也沒不比女人差啊。

炎翼謙進屋沒發現異常,有的是沙發上上凌亂的床被,炎翼謙打開手機打了程小谷電話,發現房間傳來了程小谷手機鈴聲。

炎翼謙狐疑的進去,只見程小谷手機躺在床柜上震動,但空間空無一人,許何晴醒目的打開衣柜到處檢查,還是沒有發現什么。

最后在調查監控的時候,許何晴和梁浣同時倒吸一口氣。

“我想,那個人是許何晴,他的現任,程小谷以前的好友,***,這個賤人”,許何晴一提劉曉親,也跟著爆粗口。

炎翼謙在考慮要不要報警,萬一警方介入導致撕票怎么辦?

想了想,炎翼謙先打電話給了南墨,讓南墨先調查。

——

程小谷感覺自己雙手雙腳被捆得難受,明明想睜開眼,眼皮卻沉的睜不開眼,迷迷糊糊聽到耳邊有交談聲。

突然有人撩起她的手臂上的衣服,直接打了一針下去,程小谷明顯覺得不對勁,但全身就是無力,好不容易用盡力氣睜開一絲眼縫。

她看到有個穿著性感暴露,手里叼著煙,一頭長卷發的妖艷女子正吸著煙看著她,又吩咐著兩個黑衣男往她手臂上再注射一針。

“嗯。。啊。。”程小谷開始感知到手臂的痛感,他們在注射什么,程小谷開始搖晃著頭想反抗。

“呵呵,還是老實乖一點,進來這里的人都是這樣的”,牡丹吐出一口煙,嘴角冷笑,進來這里的,這輩子也只有賣。身的命了。

這是今天剛來的,看著這姿勢算是中上等了,加上這穿著睡衣迷糊單純的樣子,估計那些變態男喜歡這口味,今晚應該會開出個好價格。

“別碰我”,程小谷不知哪來的勁,突然推開在她手臂上注射的黑衣男。

“啪”,防不勝防,另外一個黑衣男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直接打了程小谷一巴掌。

本來恍惚神志不清的程小谷直接倒在地上,又陷入昏迷。

“自不量力”,牡丹摁掉煙頭,走過來抓起程小谷的頭發,眼神狠戾的說。

“你以為憑你一個人能改變什么,我都改變不了,乖乖聽話,不要受皮肉苦,這吹彈可破的肌膚,我可舍不得,好好愛惜自己,晚上肯定會有個好價格,以后你的路也好走,哼”,說完,放下程小谷的頭發,示意大家關門出去。

緊接著,程小谷又陷入昏迷狀態。

不知昏迷多久,直到程小谷再次被人搖醒,哦,不對,正確的話是用腳踢醒,昏暗的光線,潮濕的地板,她有點呆滯的盯著面前的人。

這是哪?她有點呆愣,直到有人架著她準備帶她離開時,程小谷才開始掙扎。

她被拐了?這是要帶她去哪,她有點恐懼,在她掙扎時,啪的一聲又挨了一巴掌。

緊接著,直接拖著她走出,路過光線暗淡淺黃的走廊,柺過幾個彎,搭了上樓的電梯。

當程小谷緩下神,再次睜開眼時,只見自己被一個舞臺下面。

而舞臺上,好多人站在上面,仍由下面的人舉著牌子拍賣價格

等等,她她被人拐來賣身?

此時程小谷顧不及自己為什么會來這里,她只想掙脫,心里的恐懼加深一萬倍,心里一直呼喊著炎翼謙。

炎翼謙,你在哪,在哪啊,炎翼謙。

當程小谷綁著雙手被帶到臺上時,樓下各種唏噓聲,別的女人都是打扮得很艷麗性感,這個怎么就只睡著睡衣上來,但更加引起了底下那些色男人的注意。這樣更顯得鮮嫩無比呢。

程小谷看著底下一雙雙色瞇瞇的眼睛,后退了幾步然后想拔腿跑,沒想到又被旁邊黑衣男賞了一巴掌,這巴掌的力道足足超過前面拿兩巴掌。

只見程小谷被打得趴下,嘴角滲出血,眼神惡狠狠,犀利的盯著眼前打她的男人。

這個行為激起底下那些獸yu滿滿的人,大家都愛小野貓,而且還是這么可口的小野貓。

“5萬!”,突然有人舉起牌子開始標價,不錯,第一次起價就已經是今晚的最高價了。

牡丹叼著煙開心的看著臺上的程小谷。

不錯,果然是棵搖錢樹,當時被經理帶過來的時,經理還特地跟她說今晚會是個好價格,她還不信。

隨著喊價的人越來越多,程小谷開始麻木,炎翼謙發現她失蹤了嗎?知道她現在的處境嗎?

最后竟然喊到了一百萬,這顯然出乎了牡丹的意料,果然是棵搖錢樹啊。

而程小谷看著喊價的人,更加心寒,是個禿頂的中年油膩男人,胃里忍不住一陣翻滾。

她,是不是要完了。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