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古裝言情小說 > 傾世獨寵:愛妃是首富 > 正文 > 第十六章 打發姬妾
第十六章 打發姬妾



更新日期:2019-06-17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我們家小暖自小在邊疆長大,皇城這些后宅那些彎彎曲曲的心計,她也不懂。

老身這是怕,她被人給欺負了,還不知那人是誰,被人賣了,還傻乎乎幫人數錢。”

溫暖:……

原身或許還有這個可能,可她,好歹也是學霸,小天才一枚,怎么可能斗不過那些女人,再說,她也不屑去斗啊!

曼盛琛心里腹誹:估計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吧,那女人要沒個心計,這世上的女人都是小白兔了。

可嘴上還得承諾著,“還請老夫人放心,只要有本王在,這些事就不會發生。”

話完,轉身看向落在兩步后的如風,隨即吩咐道:“把府里那些女人都打發走吧!”

“是,屬下這就回府。”如風也是有眼色的,當下轉身就走了。

府里那些女人,不過是有些人塞給王爺,來監視王爺的。

王爺早就想趕走了,可奈何沒借口,這下終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趕走,還不連累王爺,何樂而不為?

如風這一走,老夫人反倒不好數落了,人家連人都送走了,她還想怎樣。

溫暖倒覺得祖母像上了賊船一樣,側頭對身旁的男人輕蔑一笑,之后又扶著祖母繼續往前走。

曼盛琛對上那輕蔑的笑容,嘴角一僵,那笑容像是能洞悉他的心思一樣,讓他有些尷尬的摸摸鼻頭,似乎什么都瞞不住這丫頭呢。

一路上,老夫人不再搭理曼盛琛,跟溫暖邊走邊聊,而溫暖也健談,什么話題都能說,哄得老夫人哈哈大笑,對這孫女越發滿意了。

宴慶殿前有個花園,一行人剛好走進,溫暖抬眼看到那有個石凳,便提議道:“祖母我們先在這歇息一下吧!”

“也好。”坐了兩個時辰的馬車,老夫人也累了。

而溫暖自然沒錯過她疲憊的倦容,哪怕她強撐著,畢竟年紀擺在那。

等老夫人坐下后,溫暖就站在她背后給她捏肩膀,“祖母,小暖給你松松骨吧!”

話完,手已經開始動了,她是學醫的自然知道哪些穴位能讓人放松,又讓人舒服。

老夫人一開始是拒絕的,她孫女怎么說也是溫國公府的嫡小姐身份尊貴,自然不能在外人面前丟了臉面。

可隨著酸痛的肩膀得到緩解并放松,她卻貪戀起來了,心里也美滋滋的。

府上也有幾個孫女,可到底都是嘴上說著孝順,真正做出來的沒有一個。

而這個自小被自己扔到鐘靈寺,揚言不到十八歲不能回府的孫女,哪怕她之后一直跟在老二身邊呆在邊疆,她也以為她心里會怨恨自己。

可哪曾想,她不僅不怨恨自己,還對自己這般,越想,老夫人越內疚,心里就越發心疼溫暖。

“小暖有心了。”

“應該的。”溫暖說話間,雙手已經移到她的兩邊太陽穴了,兩個拇指腹輕柔的按摩著。

舒服得老夫人直哼哼的,卻讓一旁的曼盛琛不滿起來,自己的女人,自己都沒這待遇,既然看著她侍候別人。

曼盛琛哪敢承認他嫉妒了,嫉妒那雙嫩白的柔荑此時不在他身上,嫉妒她眼里心里沒有他。

也就一刻鐘的時間,老夫人便神清氣爽的起來,拉著溫暖繼續往前走。

走進宴慶殿時,人差不多都來齊了,這會兒,曼盛琛不得不開口提醒了,“老夫人,本王先帶小暖過去了。”

意思很明顯,溫暖要坐他的位置上。

老夫人想到什么,拍了拍溫暖的手,笑著說:“去吧。”

“祖母,小暖先過去了。”溫暖乖巧聽話,跟在曼盛琛身旁,在他的位置上坐在他右邊。

一會兒功夫,來了一個風塵仆仆的中年女人,一身華麗的宮裝,頭上的頭飾華貴而繁重,一看就讓人覺得此人身份不一般。

曼盛琛在一旁貼心的給她解釋,“安王的填房繼室,現任安王妃。”

溫暖懂了這人的繼母,那,“我要不過去請個安?”

“不必了,這又不是安王府,當沒看見就行了。”

曼盛琛一向我行我素慣了,他要做什么,也沒人敢說。

溫暖自然聽話的點點頭,她沒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的喜好,低頭數著面前盤子里的瓜子。

又一會兒,側門進來兩個氣宇軒昂的男人,兩人氣場太大了,讓人不由自主的看過去。

溫暖自然沒辦法忽略,只是側頭一看,便看到讓她心悸心痛的男人,熟悉的俊顏,熟悉的面孔,一切都那么的熟悉,卻又那么的陌生。

她的心瞬間便酸楚脹痛起來,像是被人狠狠的抓住,又猛的揉了一把,痛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她深吸了一口氣,又吐出一口濁氣,繼續低頭,那男人是當朝親王睿王曼錦淵,也是原身愛慕不已的師父。

她對那冷冰冰的男人沒興趣,之所以有那種酸澀的感覺,應該是原身自身自然的反應吧!

覺得委屈,覺得不甘,覺得自己的深情無處安放。

溫暖的異常,一旁的曼盛琛自然發現了,但他以為她是因為看到自己師父,所以驚訝而已。

“七皇叔回城已有不少日子了。”

“嗯,初十就回來了,可我在府里待嫁,便沒有去拜訪。”

溫暖一時間不知怎么辦,所以只能跟曼盛琛聊聊天,轉移注意力了,不然她怕自己的情緒控制不住。

曼盛琛點點頭,兩人是師徒關系,七皇叔回城自然會跟她說,于是便回答她的問題。

“大婚后,本王陪你去一趟睿王府吧!”

徒弟大婚,身為師父會送禮,可婚后理應回去拜訪感激的。

“好。”溫暖點點頭。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談話間,不少人已經進來了,最后門外太監扯著嗓子大喊,“皇上駕到,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駕到。”

眾人窸窸窣窣的站起身下跪行禮,溫暖跟在曼盛琛身后低垂著頭,雖好奇這君王的真面目,可到底不敢抬頭看。

南曼皇曼錦南走上最高位后,霸氣威嚴的開口,“平身吧!”

一眾人又高聲謝恩后,才窸窸窣窣的起來坐回原位,自始至終溫暖都跟著曼盛琛做著那些動作,可心里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