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狐貍精

時間:2019-06-14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大浪滔滔 點擊:
峨眉山高聳入云,山頂云霧彌漫,變化萬千。
夜,漆黑的夜。半山腰幾座破廟俞顯陰森恐怖。一陣山風吹過,房檐的鐵馬發出叮鈴鈴的響聲。叢林中不時傳出貓頭鷹的啼叫,讓寂靜的寺廟宅院顯得更加瘆人。
小龍和父親李滄海躬身藏在庭院假山后面。透過假山的孔隙,小龍可以看到寺廟后院內李公子所在的臥房窗戶。李滄海把他綁在哪里的,目的是引誘狐貍精出來,李滄海是一個專業的狩獵捉妖人。
“小榮,救救我!”害了相思病的李公子大聲喊著,一邊想擺脫捆綁的繩索,他的驚叫聲嚇飛了破窗周圍的幾只烏鴉。李公子已經神志不清。但李滄海留了一扇窗戶,讓哀怨的聲音穿過稻田,被風帶到遠方。
“狐妖真的會來嗎?”小龍小聲疑惑的問著父親。今天小龍剛滿十三歲,這是他的第一次狩獵。
“會來的。”李滄海說,“狐妖無法拒絕被她媚惑的男人的呼喚。”
“就像梁山伯與祝英臺那樣彼此吸引?”小龍想起了去年秋天來村子演戲的戲班子。
“不盡然。”李滄海說道,卻也說不出個緣由,“這不是一碼事。你只管記住這個就行。”
小龍點了點頭,似懂非懂。但小龍記得李家老爺來向父親求助的情景。
“太丟人了,他還不到十九歲啊!”李老爺哀嘆道,“讀了那么多圣賢書,怎么還會被那東西下了咒?”
“狐妖相貌妖艷,姿色超群,年輕人被蠱惑不足為奇。”李滄海說,“大學士王徠也曾經和一只狐妖共處三天三夜,后來還中了狀元。貴公子只是需要些指點。”
“求道長救救他!”李氏躬身懇求,宛如啄食的母雞,“如果這件事傳出去,可就再沒有人肯為他說媒了。”
狐妖是偷取人心的妖怪。小龍不禁打了個寒顫,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面對它的勇氣。
李滄海溫暖的手掌按著小龍的肩膀,小龍鎮定下來。他的另一只手拿著燕尾劍。這是先祖劉鄴將軍鑄造的寶劍,已經傳了十三代,經由數百名方士作法加持,斬殺了無數妖魔。
一片烏云遮住月光,霎時間一切陷入黑暗。月亮再次露出來時,小龍幾乎驚叫出聲。
那一刻,院子中央忽然出現一個小龍平生僅見的絕世美人。
她披著皂色的綢緞,裙帶飄飄,纖腰素裹,衣袖盈風,面色如霜,烏黑的長發披在腰間。恍惚間,小龍覺得她是從戲班子掛在戲臺周圍的那些唐代美人圖中走出來的。
她環顧四周,一雙明眸在月光下映出水色。出乎意料的是,她的眼中滿是憂傷。一瞬間小龍覺得她很可憐,無比渴望博她一笑。
李滄海輕輕碰了碰小龍的后頸,小龍猛地從幻覺中醒過來,他警告小龍不要被狐妖所迷惑。小龍臉紅心跳,將視線從她的臉上移開,只盯著她站的位置。
美艷女子站在空空如也的寺院中央,猶豫片刻,顯然擔心中了陷阱。
“小榮!是你嗎?你來找我了嗎?”李公子急切地呼喊著。
狐妖聞聲轉身,向臥房門走去,不,是飄過去。
突然,李滄海從假山后縱身跳出,手執燕尾劍,直奔狐妖而去。
她閃身避過,仿佛腦袋后面長了眼睛。李滄海接著一招橫掃過來,她陡然騰空一躍,飛向屋檐,身體無比輕盈,速度如此之快。李滄海縱身一躍,抓住了她的一只腳,猛地把她拉下屋檐。還未等落地,她一只腳已經揣在李滄海胸口,李滄海來不及收招跌落在地,那燕尾劍砰地一聲刺入廊柱之上。
狐妖瞥了李滄海一眼,冷聲說道:“不自量力!”說完,轉身向院門沖去。
“小龍!快潑童子尿!”李滄海大喊,“別讓她要跑了!”
小龍捧著裝滿童子尿的陶土罐沖過去,小龍此時終于明白,父親為什么讓他喝這么多水了。按照計劃,小龍應該把這些穢物潑到她身上,讓她無法變成狐貍逃走。
她轉頭對小龍笑了一下,“真是個勇敢的孩子。”霎時間,一股奇異的香味將小龍包裹,如春雨后綻放的茉莉。她的聲音像泉水一樣甘甜,小龍恨不能聽上一輩子。他手里的陶土罐直往下墜,竟然呆在那里手足無措。
“快!”李滄海大吼一聲,他已經從門上拔出了劍。
小龍呆站的原地被她的美貌迷住了,這么美的人怎么回事妖人,一定是父親弄錯了。
正在此時,李滄海快步跑過來搶走小龍手中的陶罐,疾速向美人的后背潑去。她突然咆哮起來,變身成了一只雪白色的狐貍,她尖叫的聲音無比刺耳。她轉過頭,沖著李滄海嘶鳴,露出兩排雪白鋒利的尖牙,揮舞著鋒利的爪子。小龍戰戰兢兢地退了一步。
她已經不能說話,眼睛里兇光凌厲。她變的好可憐,小龍有種想上前撫摸她的沖動。
李滄海舉劍從小龍身后沖上去,準備刺出致命一擊。狐妖轉身飛起一腳踢在李滄海面門,李滄海翻身倒地,口吐鮮血。李滄海順勢擲出燕尾劍,向狐妖刺去,狐妖用臂一擋,猛地被削掉一只狐爪。狐妖忍痛縱身一躍,跳到寺廟塔尖,身子一閃不見了蹤影。
李滄海緊追不舍,甚至來不及回頭看小龍。小龍羞愧難當,也跟了上去。
狐妖腳下生風,銀色的尾巴在田野里留下一道熒光。離開寺院,小龍和李滄海追到山腳下,猛見她閃身滑進了一座破廟。
“你去廟子后面包抄。”李滄海上氣不接下氣,“我進大門逮她。如果她打算從后門逃跑,你知道該怎么做。”
破廟后面雜草叢生,廟墻已經部分坍塌。小龍剛跑到,亂石堆中就迸出一道白光。
“她喜歡自由自在,不想和李老爺的兒子有什么瓜葛。可是一旦有人愛上了狐妖,無論相隔多遠,狐妖都能聽到他的呼喚。李公子的哀號攪得我娘心神不寧,只能每天晚上去見他,讓他安靜一會兒。”這道白光原來是一只雪白的小狐貍,她見到小龍解釋道。她說的和小龍父親說的大相徑庭。
“她誘惑無辜的書生,吸取他們的元氣為己所用。那李老爺的兒子都憔悴得不成樣子了。”小龍無力的爭辯道。
“他病成那樣,是因為庸醫給他用了有毒的藥物,想讓他忘記我娘。如果不是我娘每晚造訪,他早就沒命了!還有,別再用誘惑這個詞。男人愛上狐妖,和愛上世間其他女子無異。”她輕聲的說著,身體變成了一個美貌的少女,身后飄著一只雪白的尾巴。她年齡和小龍差不多大,這極品的身體讓小龍臉紅起來。
小龍一時無語,便沖口說道:“這是兩碼事,人和狐貍怎么能在一起呢?”
她冷笑:“不一樣?我可是看見了你剛剛看我的眼神,我的身體美嗎?。”
小龍的臉頓時炙熱起來,低頭說道:“不知羞恥的妖精!”
她看著小龍的樣子,臉上不屑的對小龍笑著。
“小燕,不要和男人說話!他們都是騙子!”這時,狐妖從屋頂跌落下來,極力勸阻自己的女兒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狐妖失去一只手臂,表情十分痛苦。
李滄海也趕到了,揮劍便向狐妖刺去,此時狐妖只顧自己的女兒的安危,卻忘了背后有人追殺。她頓感自己眼前亮光一閃便失去了知覺。
狐妖的頭顱從臺階上滾落到小龍的腳下,小龍嚇得臉色煞白,漆黑的夜小龍也能感覺到自己身上濺滿鮮血。
小燕由不屑變成了憤怒,接著轉為驚恐,眼淚從女孩的臉頰滑落。她仇視著李滄海,隱藏在黑石的后面。
“小龍,把寺廟再搜一遍!”李滄海接著喊道,“可能還有個小的,我們要斬草除根。”小燕在黑石后面身體不停的抖動,無比恐懼。
“小龍!你找到什么沒有?”李滄海的聲音越來越近。
“沒有!”小龍緊緊盯著小燕,“我什么都沒發現!”
李滄海氣憤的說道:“哎!真可惜,跑了個小的。我們走吧。”
小燕趁勢慢慢轉身逃出破廟。片刻后,小龍看到一只小白狐跳上殘破的院墻,消失在夜色之中。

五年以后。
清明節,屬于逝者的日子。小龍和李滄海帶上酒食去給母親掃墓,告慰她陰間的靈魂。
“我想在這里待會兒。”小龍說道。李滄海點點頭,獨自回家去了。
小龍小聲地向母親道歉,希望她不要怪罪小龍,然后拾起帶給她的蒸雞,獨自走了三里地,來到山另一頭的一座破廟。
小燕跪在廟堂中間,不遠處就是李滄海五年前殺死她母親的地方。她現在將頭發梳成一個圓形的發髻,和她媽媽當年一樣的美麗。這是女子行笄禮的發式,她成年了。每年清明、重陽、中元、春節這些一家人團聚的日子,他們都會見面。時間也許是最好的磨合劑,小龍和小燕的感情,沒有因為當年他父親殺了自己的母親而懷恨在心,反而二個人的感情親密起來。
“我給你帶了這個。”小龍把蒸雞遞給她。
“謝謝你。”小燕小心地撕下一只雞腿,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小燕向小龍解釋過狐妖為什么住在靠近人類村落的地方。她們喜歡人類的事物,包括人們的語言、服飾、詩詞和故事。另外,還能時不時收獲一份來自正人君子的真摯愛情。
但她們畢竟人們口中的狐妖,在狐貍的形態下才是最自由的。自從她母親出事,小燕再也沒有靠近過雞舍,但她仍然很想念雞肉的味道。
“今天你打到什么獵物充饑啊?”小龍問道。
“說來慚愧。”小燕淡淡說道,“打到過幾只百歲蠑螈和六趾兔,我總是吃不飽。”她咬下一塊雞肉,津津有味的嚼著,“而且我現在變形也有困難了。”
“很難變成人了嗎?”
“不。”小燕把剩下的雞肉放在地上,小聲地為她母親祈禱了一會兒。
“我是想說,我現在要變回原形越來越難了。”小燕接著說,“打獵的時候得變成狐貍,但有幾個晚上我完全做不到。你們的生意如何?
“也不景氣。蛇精和惡靈不像前幾年那么多,就連自盡的怨魂也變少了。至于跳尸,這幾個月我們都沒有碰到過。我爹已經開始為錢發愁了。”
他們也很多年沒有再對付過狐妖了。可能小燕給它們報了信,讓它們遠遠躲開。說實話,這讓小龍多少好受些。李滄海在有些事情上存有偏見,小龍暫時不打算告訴他。他現在變得焦躁易怒。村民不那么需要他了,他的威望于是與日俱減。
“你想過嗎?也許那些跳尸同樣被人誤解了。”小燕問小龍,“就像我娘。”
看到小龍的表情,她大笑起來,“我在逗你呢!”
小龍與小燕之間的這種共情很奇怪。他們甚至不算是朋友,更像發現了與一般說教不同的世間真相,然后相依為命的伙伴。
小燕看著留給母親的雞肉,說道:“我覺得這片土地的靈力正在被抽走。”小龍也曾懷疑過哪里有些不對勁,但又不敢說出口,害怕不小心被自己說中。
“你覺得是什么導致的呢?”
小燕沒有回答。她豎起耳朵,仔細聆聽,隨后突然站起來,拉起小龍的手,躲到廟堂佛像后面。
“怎么啦?”
小燕伸出手指,放在小龍的嘴唇上。離得這么近,小龍嗅到了她的氣味,和她母親一樣芬芳甜美,明媚得讓人如沐春光。小龍感到自己的臉開始發燙。
片刻后,一伙人走了進來。小龍從佛像后面小心地探出頭,偷看外面的情況。
天氣炎熱,這些人應該是想找個遮陽的地方。兩個仆從放下藤轎,從里面走下來一個金發碧眼的洋人。其他幾個人帶著三腳架、水平器、銅管子,還有塞滿了幾個大箱子的稀奇物件。
“尊敬的湯普森大人。”一個官員打扮的男子走上前,那副點頭哈腰的樣子使小龍想起了乞憐的喪家犬。
“您請歇歇腳,喝點涼茶。今天這些人本該去上墳,被叫來干活實屬不易。請等他們拜拜佛,免得神明怪罪。我擔保他們日后會更加賣力,一定馬到成功。”
“你們這些中國人的毛病就是一直迷信。”洋人說話的腔調很奇怪,但還是能聽懂,“記住了,香港到天津的鐵路,是大不列顛在華的要務。如果日落前趕不到仁義村,我就扣你們的工錢。”
小龍也聽過一些流言,說滿洲皇帝打了敗仗,朝廷不得不讓出各種權力,包括花錢讓洋人修鐵路。但這些事離小龍太遙遠,小龍沒怎么上心。
官員連連點頭稱是,“尊敬的湯普森大人,您說的都是對的。但是,可否勞煩您聽我一句話呢?”
那惱人的洋人不耐煩地揮揮手,說道:“有屁就放。”
“有些當地的村民對修鐵路的事很擔心。他們覺得這會切斷龍脈,壞了風水。就像人要吸氣一樣。”官員做了幾個呼吸的動作,耐心地向洋人解釋,“地下藏著靈脈,一般與河流、山脈和遠古的道路并行延伸。這些靈脈讓村落興盛,也滋養一方神靈和珍禽異獸。您能否聽聽風水先生的意思,把這路線挪一挪嗎?”
湯普森斜眼冷笑道:“這是他媽什么理由,荒唐可笑。要我把鐵路從最高效的路線上挪開,免得惹你們那些土神仙生氣?癡心妄想!”
官員表情看起來很痛苦,唯唯諾諾說道:“是啊,先生。在那些修好鐵路的地方,確實發生了許多不詳之事:有的人破了財,有的死了牲口,家里供的神仙也不靈了。和尚和道士都說是鐵路惹的禍。”
湯普森大步走到佛像面前,用鄙夷眼光瞅著。小龍在佛像后面縮起身子,緊緊攥著小燕的手,屏住呼吸,生怕被發現。
“這東西還有法力嗎?”湯普森指著佛像問道。
“這座寺廟已經多年沒有住持了。”官員說,“但這尊佛像依然被人們供奉。村民說拜它很靈驗。”
緊接著,小龍聽到一聲巨響。廟堂里響起一片驚叫聲。
“我剛剛用手杖敲斷了你們佛祖的手。”湯普森說道,“你看到了吧,我既沒有被雷劈,也沒有遭什么天譴。所以說,它只是一尊泥塑,充填了一些稻草,再涂上廉價漆料。這就是你們被大英帝國打敗的原因!你們本該用鐵來修路,用鋼來造武器,卻在這里崇拜泥巴做的雕像。”
這一次,沒有人對鐵路路線提出異議了。
這伙人離開之后,小龍和小燕從后面走出來,盯著佛像的斷手發呆。
“世道變了。”小燕面無表情的說道,“香港,鐵路,洋人帶來的能傳話的黑線、會冒煙的機器……還有更多新玩意兒,我經常聽茶館的說書人說起。我覺得這就是靈力消失的原因,一種更強的魔法出現了。”
她的聲音如一池秋水,冰冷而平靜,不帶一絲情緒。但她說的是事實。小龍又想到了父親,他還在努力維持著意氣風發的樣子,但找他的人依然越來越少。小龍開始懷疑自己學習道術和劍術是不是在浪費時間。
“你有什么打算嗎?”小龍又想到了小燕的處境,孤零一人藏在深山,沒有足夠的食物維持法力。
“能做的只有一樣。”小燕哽咽了片刻,憤然說道。她此時像一顆投入水中的石子,打破平靜后激起一圈漣漪。
她看了看小龍,重新冷靜下來,無奈的說道:“我們能做的,只有生存。”
鐵路很快便融入了鄉村景色。黑色的機車呼嘯著穿過綠色的稻田,吐著蒸汽,拽著長長的車廂,像是從遠處那些朦朧的雪峰上飛馳而下的巨龍。很長一段時間里,它都是一幅奇景。孩子們興奮地跟著它跑,在鐵道兩邊追逐歡呼。
但沒過多久,蒸汽機的煤煙就熏死了路邊的水稻。有天下午,兩個孩子在鐵軌上玩耍,看到火車嚇得走不動路,被撞死了。從那以后,火車就不是什么稀奇有趣的事物了。
已經沒有人需要小龍和他父親的幫助了。人們要么求助于基督教的傳教士,要么去找那個自稱在舊金山念過書的新式教書先生。年輕人被傳說中的好前程和好薪水吸引,紛紛離開村子,前往香港和廣東。田地荒蕪了,村子里只剩下聽天由命的老人和幼童。來自遙遠省份的外鄉人時不時前來,打聽低價收買土地的消息。
李滄海終日靜坐在前堂,燕尾劍橫在膝蓋上,眼睛看向門外,從日出到日落,仿佛一尊雕像。
但是,每天小龍從田間回來,都會看到李滄海眼里閃過一絲希望。
“小龍,今天有人來找我們捉妖嗎?”李滄海急切的問道。
“沒有。”小龍怯生生的說道,生怕惹了父親生氣,接著又說道:“但我敢說,過不了多久就會出現跳尸。它們蟄伏太久了。”小龍避開父親的視線,害怕看到他眼中的失望。
突然有一天,李滄海在他的臥房里懸梁自盡。
小龍的心已經感覺不到悲傷。小龍將父親的尸體放下來,那一刻,他突然覺得父親也是依賴古老的靈氣維持生命。當靈氣流失殆盡、無法挽回時,他們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
手里的燕尾劍很沉。小龍一直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個除妖人,但在這個妖怪和鬼魂紛紛消失的時代,小龍又能干些什么?路又在何方?
這把劍里有著歷代道學大師的法力加持,卻無法拯救李滄海絕望的心。如果小龍繼續留在這兒,恐怕小龍的心也會變得死氣沉沉。

自從在破廟遇上鐵路測繪員,小龍和小燕已經六年沒有見面了。但她的話此時卻在小龍耳邊回響:學會生存。
小龍收拾起行囊,買了一張去香港的車票。
一個印度人模樣的檢票員看了看小龍的票,揮手讓小龍通過。
小龍駐足片刻,望向延伸至鐵路盡頭的崇山峻嶺,感覺它更像一條通向天堂的階梯。這條鐵軌的終點是太平山頂,那里住著香港真正的主人,中國人不得進入。
初到香港,為了生計,小龍找了一個檢修火車機車的活,起初是給鍋爐鏟煤,給齒輪上油。每次鉆進引擎間,小龍都會被蒸汽包圍。五年之后,小龍已經熟悉了活塞發出的富有節奏的摩擦和鋼琴斷音一般的齒輪咬合聲,就像熟悉小龍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嘈雜之中整齊的律動形成了一種動人的音樂,就像京劇開始時的镲和鑼。小龍檢查壓力,給墊圈上密封劑,擰緊法蘭,用備用零件替換老舊的齒輪。小龍忘我地工作著,雖然辛苦,卻很滿足。
換班的時候已經天黑了。小龍走出引擎間,看到天空中一輪滿月。又一列由小龍檢修過的蒸汽機拽著滿載乘客的列車,朝山上駛去。
“路上小心有鬼啊!”車廂里,一位金發碧眼的女郎沖小龍調侃道。小龍這才想起今天是中元節。小龍應該為父親準備點祭品。他想罷便去旺角買點紙錢。
“今天休息?你他媽裝什么?”小龍這時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
“小妞你還扭捏個什么勁啊?”另一個男人邊說邊笑。
小龍循聲望去,但見,站臺外面陰影里站著一個華夏女孩,她穿著緊身的西式的旗袍,濃妝艷抹,漂亮極了,從她的穿著打扮,小龍還是看出她的職業。兩個英國人擋在她面前,其中一個試圖攬住她的腰,她膽怯的往后退了一步。
“求求你們,我真的很累。”她用英語說道,“下次吧。”
“就現在!騷貨。”第一個男人淫笑道,“來吧,寶貝。”
小龍見到這一切怒火中燒,敢在華夏欺負華夏女子,便沖到他們面前,大聲喝道:“住手!”
兩個英國人被突如其來怒吼聲驚呆了,驚詫的回頭看著小龍。
“出了什么事?”
“少管閑事!”
“這不是閑事,”小龍說道,“這是我妹妹。”
經過五年的重體力勞動,讓小龍的體格十分健壯,加上自己傳承父親的武功,所以這兩個爛番薯臭鳥蛋,小龍還不曾放到眼里。小龍抽出腰間的扳手,一只手握拳在洋人面前比劃了一番。洋人見狀無奈的罵了幾聲,坐上前往太平頂的列車離開了。
“謝謝你。”她說道。
“小燕,真是你,好久不見了。”小龍看著她,把那句“你真漂亮”咽了回去。她面容憔悴、身體消瘦,看起來疲憊不堪,身上散發著濃郁刺鼻的香水味。但小龍并不反感。只有無須為生存拼搏的人,才有閑心對別人指手畫腳。
“今晚是鬼節,我不想工作,我想我娘。”小燕說完,眼角已噙滿淚水。
“我們一起去買點祭品吧。”小龍怕她過度傷心,便提議道。
他們乘上去九龍的渡輪,水面的微風讓她精神了些。她拿起船上的茶壺,用熱水沾濕毛巾,擦掉了臉上的妝。小龍又隱約聞到了她本來的體香,和從前一樣清新迷人。
“你真漂亮。”小龍靜靜的看著小燕說道。小燕羞澀的低下頭,多少年了,沒有一個男人真正的欣賞過她,除了小龍。
九龍的街道上,他們買了點心、水果、餃子、蒸雞、紙錢和香,聊起了彼此的生活。
“還在捕獵嗎?”小龍關切的問道。他們相視都笑了。
“我很懷念做狐貍的日子。”小燕漫不盡心地小口啃著雞翅,“上次見面之后不久的一天,我感到最后一點法力也消失了。我再也變不成狐貍了。”
“我很抱歉。”小龍給不了她更好的安慰。
“我娘教會我接納人類的事物:食物、衣服、京劇,還有老掉牙的故事。但她從不依賴這些東西。她可以隨心所欲地變形、捕獵。而我呢?我已經沒有爪子了,也沒有鋒利的牙齒,連跑都跑不快,只剩下這副漂亮的皮囊。我娘的美貌害得她死在你父親的劍下,而我現在做的正是你當年誣陷我娘做的事,我引誘男人,賺他們的錢。”小燕哽咽著說道。
“我爹也不在了。”
聽到這句話,小燕的苦澀似乎少了一些,急切問道:“龍哥,發生了什么事?”
“和你一樣,他感到靈力消失了,無法接受這件事。”小龍淡淡說道。
“你曾經告訴我,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生存。我很感激,這句話救了我一命。”
“那我們扯平了。”小燕微笑著說道,“不要再倒這些苦水了,今晚屬于先人。”
他們走下碼頭,把買來的供品放在水邊,邀請逝去的親人前來享用。隨后焚香,燒紙錢。
小燕看著火焰產生的熱流將未燃盡的紙錢帶向天空,消失在星辰之間,說道:“小龍哥,你說沒了靈氣,這陰間的大門今晚還會打開嗎?那些鬼魂還能回來嗎?”
小龍遲疑了。小時候,父親曾教過小龍聆聽鬼魂用指甲撓窗戶紙的聲音,分辨神靈在風中的低語。而現在的小龍,已經習慣于忍受雷鳴般的活塞聲和蒸汽噴出閥門的刺耳嘶鳴,再也感知不到那個屬于童年的、逝去的世界。
“不知道。”小龍說,“在這個鐵軌和蒸汽機驅散了靈力的時代,也許鬼魂和人一樣,有的學會了生存,有的沒有。”
“有過得好的嗎?”小燕問道。
小龍被她問住了,回頭看著小燕不知道該說什么。
“我的意思是,”她接著說,“你沒日沒夜地開著引擎,好像自己也是一個齒輪。這樣快樂嗎?你做夢時都夢見些什么?”
小龍什么夢都記不起來了。小龍任由自己的思緒迷失在齒輪和螺桿單調的運動中,跟隨金屬和金屬碰撞的聲音。只有這樣,小龍才能不去想父親,不去想這片被掠奪一空的土地。
“我總幻想著在這片金屬和瀝青的森林里狩獵,”她說,“幻想變回狐貍形態,在梁柱之間、屋宇之上飛奔,直到登上這座小島的頂峰。我想咆哮,對著那些自以為可以占有我的男人咆哮。”
小龍轉頭看她,她的眼睛突然發亮,隨即又黯淡下去。
“在這個蒸汽和電力的時代,在這座大都會,除了那些住在太平頂的人,還有誰能保有本來的面目?”小燕問。
他們坐在港口邊上燒了一整晚的紙錢,等待著哪怕一絲亡魂歸來的跡象。

住在香港是一種異樣的體驗:日復一日的單調生活,似乎一切都沒有變化;但過上幾年就天翻地覆,讓人恍如隔世。
小龍已經三十歲了。新式蒸汽機需要的煤炭變得很少,輸出的動力卻越發強勁。它們的體積也越來越小,街上滿是機械驅動的黃包車和馬車。有錢人還能買到制冷的機器,能保持室溫清涼,給食物保鮮。這些機器用的都是蒸汽驅動。
小龍經常走進商店,忍受著店員的白眼,研究櫥窗里的模型機。小龍將能找到的介紹蒸汽機原理和操作的書籍讀了個遍,還試著用這些知識改進小龍維護的幾臺機器:實驗新的點火沖程、試用新式活塞潤滑油、調整齒輪傳動比……小龍漸漸弄懂機械中的魔法,并從中找到許多樂趣。
一天早上,當小龍修理一臺受損的調節器時(這是個細致活兒),兩雙锃亮的皮鞋出現在小龍頭頂的平臺上。
小龍抬起頭,兩個人低頭看著小龍。
“就是他。”小龍的監工說。
另一個衣著考究的人用懷疑的目光打量著小龍:“你就是那個想出給老設備換大飛輪的人?”
小龍點點頭。這一點小龍很自豪,設計者們做夢都想不到小龍能讓這些引擎更加賣力地工作。
“你真的沒有竊取哪個英國人的想法?”他的語氣嚴厲起來。
小龍眨眨眼睛,片刻的困惑之后感到有些憤怒,“什么英國人?你說的我聽不懂。”小龍努力保持冷靜,然后縮回機器下面,繼續工作。
“他很聰明。”監工說道,“作為華夏佬,他的腦子還算靈光。”
“我也覺得可以試試。”另一個人說,“比起從英國雇一個機械師,肯定能省不少錢。”
史密斯先生,山頂纜車的所有者,也是一個狂熱的工程師。他預見到,技術進步必然導致蒸汽動力自動化。最終,機械臂和機械腿將替代華夏苦工和仆人。他從中發現了機遇。
小龍被選中,幫助史密斯先生完成他的新冒險。
小龍學會了維修發條裝置、設計復雜的齒輪系統,還能利用閥門巧妙地實現各種功能;小龍學會了如何給金屬鍍鉻,如何用黃銅制出光滑的曲面;小龍發明了將堅硬的發條同微型化、規模化的閥門以及清潔的蒸汽相結合的一系列技術。
史密斯先生花去了整整十年未曾成功的事情,今日得償所愿。機械臂已經可以在中環的酒吧里斟酒,機械手也在新界的工廠制作時髦的服裝和鞋子。太平頂的府邸里,小龍設計的自動掃帚和拖把,開始分區分塊地灑掃房間;幾只機械兔快活的奔跑著,像精靈一樣噴吐著白色蒸汽。
小龍三十五歲的時候,小燕再一次出現在小龍的門前。恍惚中,小龍以為是記憶重現。
小龍將她拉進他窄小的公寓。小龍在門口張望了幾眼,確定沒人跟蹤后,迅速的關上了門。
“又去捕獵了?收獲如何?”小龍微笑著問道。他感覺這個玩笑很拙劣,他不該調侃她,他是多么的愛著她,但是這些年來,“我愛你”這三個字小龍始終未說出口。
印著她照片的報紙滿天飛。這是殖民地有史以來最大的丑聞。不是因為港督的兒子私養了一個中國妓女,而是這個妓女從他那里偷了一筆巨款。每個人都在議論此事。為了搜捕她,警察翻遍了整個香港。
“今晚你可以藏在我這里。”后面的話小龍沒說,但是小燕明白。
她坐在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昏暗的燈光在她臉上留下了一道陰影。她看上去憔悴無力,“你也要批評我了。”
“我有個好工作,不想丟了。”小龍說,“史密斯先生很信任我。”小龍轉移著話題。
這時,小燕突然彎下腰,撩起裙子。
“你想干嘛。”小龍別過頭,不想看她對自己施展那些伎倆,因為他愛著她,不想玷污她任何清白,她在他的內心深處永遠是神圣的。
“看!”小燕的聲音里沒有誘惑,“小龍哥,看著我。”
小龍轉過頭,倒吸了一口氣。在小龍眼前,她的雙腿是锃亮的鉻合金制成的。小龍彎下腰,想看得清楚些:膝關節處精確地排列著柱狀連桿;大腿上的蒸汽傳動機構悄無聲息地運作;她的腳被精心鑄模、塑形,表面光滑,線條流暢。小龍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機械腿。
“他給我下了藥。”小燕委屈說道,“當我醒來時,我的腿已經不見了,被換上了這些東西。痛得鉆心挖骨!他告訴了我一個秘密:他喜歡機械勝過肉體,在正常女人面前硬不起來。”
小龍聽說過這樣的人,沒想到會發生到小燕身上。在這個充斥著鉻和銅,叮咣作響、吞云吐汽的世界,人的欲望也會扭曲了。
小龍盯著她小腿曲線上的光澤,不敢去看她的臉。他的內心在流血,眼角已泛起淚花。
“我有過選擇:讓他繼續改造我的身體,或者讓他拿掉這些金屬,把我丟到大街上。誰會要一個沒腿的妓女?我想活下去,所以我忍著痛,讓他繼續為所欲為。”小燕站起來,脫下長裙和長手套。小龍看清了她鉻制的軀體:腰部為縱褶裥式樣,讓關節能靈活轉動;手臂由層層疊疊的曲面金屬片組成,可以隨意彎曲轉動,如同華麗的鎧甲;雙手包著最細最軟的鎖甲,手指是玄鋼,原本長出指甲的地方鑲嵌著珠寶。
“他不惜重金。我身體的每一寸都是由最好的工匠制作、由最好的手術師安裝的。用電流驅動人體、用線纜替換神經都是違法的,但依然有許多人想做這些實驗。他們從來只和他說話,仿佛我只是一臺機器。終于有一天晚上,他打了我,我絕望地反抗。他像一根稻草一樣脆弱,我突然意識到這副金屬手臂有多大力氣。我把那個畜生撕裂了,把他的頭捏碎了。這套鎧甲的威力太大了。他讓我一無所有,我讓他痛不欲生,永不的超生!我經歷了可怕的事情,但也變得令人生畏。最后拿上所有錢財,逃走了。然后我就來找你了,你能幫我嗎?”
小龍走上前去,抱住她,“小龍會幫你復原身體的,小龍們可以去找醫生。”說完小龍的淚水終于忍不住流了下來。
“不。”她打斷了小龍,“這不是我想要的。”小燕想自由飛翔,自由起舞,她想能飛奔在高樓大廈的鋼筋混凝土的叢林里。
“我想變回狐貍身,你能幫我嗎?龍哥。”小燕楚楚可憐的樣子,讓小龍一時思緒萬千。
“你永遠是我最愛的人。”小龍堅定的看著小燕說道。小燕撲倒小龍懷里哭泣起來。
小龍幾乎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來完成這個工程。小燕的錢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有些東西是錢買不了的,尤其是知識和技術。
小龍的公寓變成了車間。每天夜里,每個禮拜天,小龍們都在忙碌:把金屬加工成型,將齒輪磨光,搭接電線。她的臉是最困難的部分,這一部分依然保留著肉體。
小龍翻遍了解剖書,用石膏為她的臉鑄造模型。小龍甚至劃開自己的顴骨,割傷臉頰,跌跌撞撞地沖進手術室,學習醫生們如何縫補傷口。小龍還買了價值不菲的珠寶面具,不惜拆碎它們,從中學習將金屬打磨成人臉的藝術。
這一天終于來了。月光皎潔,透過窗戶,在地上投下一個蒼白的方塊。小燕站在方塊中央,轉動腦袋,感受著她新的臉龐。
數以百計的微型汽動裝置埋在光滑的鉻制皮膚下,每一個都可以獨立控制,讓她做出任何一種表情。但她的眼睛依然如故,在月光下閃閃發亮,興奮不已。
“準備好了嗎?”小龍關切問道。
小燕點點頭。
小龍遞給她一只碗,里面裝滿了細細研磨的純凈的無煙煤,聞著像燒過的木炭,又像這片土地的精華。她將煤粉倒入口中吞下。小龍聽到了她體內微型蒸汽機劇烈打火的聲音,氣壓正在上升。小龍不由得后退一步。
她揚起腦袋,對著月亮嗥叫。那是蒸汽涌過黃銅管線的聲音,讓小龍想起很久以前那充滿野性的咆哮,那是小龍第一次聽到的狐妖的叫聲。
隨后她蜷縮在地上,齒輪轉動,活塞抽吸,曲面金屬片滑動交疊,噪聲越來越大。她開始了變形。
從最初的靈感落墨于紙上,經過數百次調整改進,小燕終于得到了滿意的結果。小龍根據小燕的想法,從中設計出她母親的影子,又加入了一些新東西,讓線條更加硬朗。
從她的想法出發,小龍又在鉻制皮膚上畫出了精致的紋路,設計了金屬骨架上復雜的關節。小龍親手拼接每一個鉸點,組裝每一個齒輪,搭接每一條電線,焊接每一條焊縫,并給每一個執行機構上油。小龍一次次將她拆開,又一次次拼裝起來。
當一切完美運行的時候,小龍驚嘆不已。小燕在他眼前變形、折疊又展開,像一尊散發著銀白光芒的紙雕。最終,一只鉻制的狐貍出現在小龍面前。如此美艷,如此致命,正如最古老的傳說中的描繪。
小燕在小龍的公寓里輕輕走動,體驗著自己新的身體。她體形矯健,動作機敏,四肢在月光下熠熠生輝。她的尾巴是用比蕾絲還精致的銀絲做出來的,在昏暗的公寓里劃出一道熒光。小燕跳到窗臺上,展開美麗的尾巴,如此驚艷,如此雪亮。
她轉身朝小龍走來。不,是飄過來。這是一個光芒萬丈的獵食者,一個復活的遠古魅影。小龍深吸一口氣,聞到了火焰、煤煙、機油和金屬。那是力量的味道。
“龍哥,謝謝你。”她身體前傾,好讓小龍擁抱她真實的形態。在體內蒸汽機的加熱下,她的金屬軀體變得溫熱而鮮活。
“你感覺到了嗎?你能感覺到我的愛嗎?”她一邊問,一邊用力吻著小龍。
小龍渾身滾燙,羞澀難當,煤煙味一樣那么讓人享受,一樣迷人。此時,小龍知道她想說什么。消失已久的古老靈力回來了,雖然已是另一種面貌:金屬與火焰澆注的身體,不再依托毛發與血肉之軀。
“我會找到我的同類,”小燕說,“并把他們帶到這里。斬除人間的妖魔鬼怪!。”
小龍曾經降妖除魔,而如今,要和小燕一起并肩戰斗。
小龍打開了門,手上握著燕尾劍。它只是一把沉甸甸的、銹跡斑斑的古劍,但依然足以劈碎任何膽敢擋道之人。
我們無人能擋。
小燕一躍而出,如一道閃電,踏著敏捷而優雅的步伐,竄進了香港的街頭。自由,充滿野性,她是屬于新世界的狐妖。
當一個男人愛上了狐妖,她就永遠能聽到他的呼喚,無論相隔多遠……
“我愛你小燕,捕獵愉快!”小龍默念著。
遠處又傳來嗥叫。她的身影消失的時候,小龍看見一縷蒸汽升入天空。
遠處無人的小巷內,一個女人奮力奔跑著,面帶恐懼,大聲呼救。當她被幾個大漢逼近墻角的時候,天空中忽然劃過一個美麗的身影。那壯漢回頭望去,只見一副利爪向自己襲來,“啊!”剛吐出半字,便早已身首異處......
作品集大浪滔滔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大浪滔滔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4-18 09:04 最后登錄:2019-06-21 20:06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