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少女小漁

時間:2019-04-21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大浪滔滔 點擊:
少女小漁今年十六歲,花季年齡便已輟學。因天生活潑,又講義氣逞英雄,所以在她們的朋友圈被奉為殺馬特長公主。
   放蕩不羈的性格也是青春少年的致命武器。從初中開始小漁就早戀了,整日和男女同學混在一起,甚至結交了社會上的不良少年。喝酒抽煙也成了小漁的家常便飯。
   那日,小漁的一個姐妹被男同學欺負了,她不由分說直接把那個男同學的摩托車推進河里,氣不過還把男同學的頭打破了。從此以后沒有人敢招惹她。
   善惡到頭終有報,高飛遠走也難逃。
   終于,由于小漁的放縱,小小年紀得了嚴重的婦科疾病。開始的時候小漁懵懂不知,后來上網查看后自己害怕了。為了不讓家里人知道,便隱瞞起來。直到有一天,小漁暈倒在衛生間被媽媽發現后,才知道她病得如此厲害。
   小漁媽看到孩子這樣,愧疚自己太過于嬌寵孩子了,特別是孩子的姥姥更加溺愛她,何曾想這舐犢之愛反而害了她。
   小漁媽領孩子在縣立醫院做檢查,醫院大夫對小漁媽說道:“孩子病得很嚴重,我們不敢收,您去其它醫院看看吧。”無奈之下,小漁媽又帶她來到市立醫院檢查,市立醫院的大夫也說治不了,下體都化膿了,無法保證給孩子治好這個病。小漁聽到此話,天旋地轉起來,往日的威風一掃而光,身體的病痛折磨的她不想再說一句話。
   小漁媽嘟囔著,說自己在作孽,生下這么一個不聽話的閨女。后來經過朋友介紹去了市里一家私人診所,這家診所專門治療婦科疾病出名。通過檢查,大夫直接訓斥小漁媽道:“你這父母是怎么當的?我第一次見這么厲害的病,還要不要命了?”小漁媽頓時語塞,羞愧難當無言以對。最后還是說道:“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們家小漁,多少錢都可以。”大夫見到二人也怪可憐的,便又說道:“治治看吧,這也要看孩子的造化。”小漁媽聽后千恩萬謝。
   小漁的父親是個包工頭,聽說孩子得了這種癥狀,氣的摔碎好幾個碗,生氣歸生氣,姑娘還是親生的啊!他嘆了口氣,便拿著十萬塊錢去了診所。看到女兒,小漁爸自怨自艾,硬是自己壓住了火爆如雷的脾氣,唯恐嚇跑了女兒耽誤治病。他太了解她了。送完錢,小漁不愿意見自己的爸爸,內心說不上來什么滋味,只是東躲西藏。小漁爸無奈只好獨自一人回家了,路上一直嘟囔著:“這孩子沒救了,再也不管她了。”深夜時分,小漁爸又穿上衣服悄悄來到診所,隔著玻璃窗看見女兒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兩行老淚掉了下來。
   那天,小漁媽回家給小漁拿換洗衣服,正好碰到鄰居王嬸。
   王嬸屬于三姑六婆性質的女人,沒事就跟四鄰八舍的女人在一起胡叨叨,一會說誰家的小姨子懷孕了,一會說誰家的笤帚疙瘩成精了。反正東家長李家短三個蛤蟆六個眼的事一大堆。小漁媽故意躲避著王嬸,生怕她那張嘴又要顛三倒四。王嬸磕著瓜子笑瞇瞇的迎臉問道:“小漁媽,這幾天都不見你,干什么去了,神神秘秘的?”
   小漁媽說道:“小漁長點病,住院呢。”
   王嬸好事地問道:“哎吆,孩子沒事吧,這時間可不短了吧?”
   “沒事,大夫說是蛇纏身,快好了。”小漁媽邊回答邊想盡快擺脫王嬸的詢問。
   王嬸又搭話道:“這蛇纏身可厲害著呢,我聽說啊,腰的周圍都是皰疹,像是皮帶一樣裹著,要是這蛇的首尾相接啊,準出人命!呸呸!看我這烏鴉嘴,小漁媽別介意啊?”
   小漁媽搖搖頭苦笑著,消失在小區胡同盡頭。
   過了約一個月時間,診所大夫對小漁媽說:“孩子的病好得差不多了,再轉省立醫院進一步細化治療,我這里設備太簡陋了。另外千萬記住給孩子勤換內衣內褲,別再感染了,特別注意下體衛生。”小漁媽感激地應諾著。
   小漁媽帶小漁去省立醫院的時候,母女二人還吵了一架,小漁固執己見說自己好了,沒必要再去大醫院復查,非要出去再和那幫狐朋狗友玩耍。
   小漁媽費盡心思才把小漁弄到省立醫院。醫院大夫說:“這病好治,需要電療,希望孩子配合治療。”
   小漁媽急切問道:“大夫,需要多長時間能徹底治愈啊?”
   “一個月吧!別著急慢慢來。去給孩子辦一下住院手續吧。”大夫答道。
   開始幾天小漁還算老實,能主動配合醫師治療,后來因為電療實在疼痛難忍,她便趁護士不注意奪門而出,找個隱蔽之所藏了起來。小漁和大夫就像貓鼠游戲一樣折騰了一個月方才了事。
   到了出院那天,小漁爸說早上八點開車來接她們母女倆回家,臨近中午十二點也不見他的身影。
   小漁等的不耐煩了,急躁著說道:“我爸肯定不要我了,不要我你們生我干什么啊?當時只是圖快活嗎?你們生了我就要對我負責,你們管過我嗎?”
   小漁媽聽了此話懊惱不已,二話沒說就扇了小漁一巴掌,小漁臉上立即留下深紅的五指印記。
   小漁大叫一聲,推開母親沖向陽臺窗戶,嘶啞著聲音說:“我不活了,我要跳樓!”
   眾人皆驚,此時一位護士眼疾手快,趕忙把小魚從窗戶上拉下來。
   小漁一看跳樓不成便奪門而去,轉眼不見了蹤影。
   小漁媽嚇得癱瘓在地板上,捂著雙頰抽泣開來,自語道:“我怎么養了這么一個女兒啊!”
   這時小漁爸也趕到了,見狀驚訝問道:“這是咋了,孩子呢?”
   “跑了!”
   “跑哪里去了?!”
   “不知道!”
   “這個死丫頭,就是欠揍了!”
   “你還埋怨孩子,你上午去哪里啦?孩子給你打電話也打不通!”
   “這不是堵車嗎?手機也沒電了!”小漁爸的解釋似乎合理,又似乎敷衍。這些難道就是理由嗎?這本來是一家人可以通過此次看病緩解矛盾的好時機,但是因為小漁爸的遲到反而把矛盾激化了。
   這時護士過來勸說道:“您二位還是趕快找孩子去吧,醫院禁止大聲喧嘩。”
   小漁媽辦完出院手續便和小漁爸回家了。
   在自己的家門口,小漁媽把鑰匙插進鎖眼,慢慢轉動著鑰匙,好像是在撥動千斤大石一般。她心里忐忑不安,孩子是不是自個回家了?孩子是不是正在沙發上看電視呢?還是正在洗衣服......
   “救救孩子!”也“救救大人!”
作品集大浪滔滔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大浪滔滔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4-18 09:04 最后登錄:2019-05-02 08:05
山西快乐10分钟前三